你真的很無趣耶、真是無聊的人、跟你講話好無聊,常常有人對我說,而無趣的我通常只是很平淡地回答「喔!」,或者苦笑幾聲,甚至有時沒自信的我還會跟對方道歉,不是很明白對不起三個字是為了什麼,但見到對方似乎因此而沒那麼不滿,我也不去多作思考了。 

  我的人生27年來都是如此,像大部分同年的人一樣,按部就班地讀書、畢業、當兵、工作。 

  當學生時,中規中矩,每天準時上下課,和大家坐在同樣的教室裡,卻聽不懂老師開的玩笑。和大家看一樣的電視節目,卻完全不懂好看在哪裡。準時交作業,上課偶爾也會打瞌睡,聽不懂的問題不會去問老師,相信標準答案永遠是標準答案,國文和數學都差不多不太喜歡,體育和音樂也差不多沒有特別偏好,沒有當過幹部、成績普普通通。 

  國中畢業考上普通的高中,高中畢業考上普通的大學,畢業以後去當兵,然後找到一份普通的工作,和爸爸還有哥哥在同間公司上班。 

  家裡有爸爸有媽媽,和大我七歲的哥哥,偶爾全家一起出去玩,卻不像親戚家的小孩那樣可以玩得很瘋到處亂跑,我都跟著哥哥和大人走在一起。坐雲霄飛車時雖然害怕也不會大叫,累了就坐下來,有人拖著排隊時就跟著去排隊,不想玩就直說不想玩,有人勉強我去玩那我就會勉強去玩,自然而然大家覺得我無趣,就不會想鬧我了。 

  有印象以來,第一次被說無聊,也是第一次自覺自己無聊,是國中時,班上有個同學很喜歡看動漫卡通還有武俠小說,那節下課要換教室,我一個人在走廊上,這位同學和我同時出發,於是他就跟我聊了起來,介紹了各樣動漫,然後聊到了武俠小說,明明已經到了教室,卻還座位上繼續聽他說。 

  並不是聽不懂,只是我完全沒看過。 

  所以整整十分鐘的下課,我都是嗯、喔、這樣、是喔、真好玩。

  直到上課鐘響了,他話題終於結束,打算回到座位,臨走前他看著我,和剛剛聊興趣時的生動表情不太一樣,認真地看著我,說,「跟你講話真無聊。」

  我已經忘記我那時怎麼回答他,大概還是嗯、喔、這樣、是喔,擇一。

  因為我也覺得好無聊,聽他講話好無聊,我自己的反應也很無聊。

  大學之後,因為想培養點興趣可以打發休閒時間,所以參加了社團。不過我的平凡人生還是一樣,中規中矩地上課、下課,參加社團時安靜地來、安靜地走,偶爾被點到要發言時,我的發言總讓大家安靜,不像其他人講話可以讓大家爆笑或者引起激烈討論。

  這一生回憶起來,最不無聊的一件事情,就是那個人吧,那個學弟。

  大二上學期,社團期末聚餐,我沒有車,要去吃飯的地方我沒去過,社團安排了一個學弟來載我,在約好的時間地點集合,然後我上了學弟的車。

  這學弟看起來是和我差不多的傢伙吧,社團時間都會固定出席,但不太愛說話,點名要討論時,他只有幾句話帶過去,是那種冷靜的人,……和我一樣是無趣平凡的人吧。

  那麼,什麼話都不用說吧,反正我們都知道彼此一樣無聊。

  那次吃飯也是,社團的人吃飽開始玩遊戲,而我和學弟還有幾個人另坐一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食物、餐廳,另一頭玩得很開心又吵鬧又尖叫的團體和我們完全不同,同間餐廳,卻完全不同世界。

  那次吃飯交換了MSN,還有因為接送的關係我們留了彼此的手機。

  那天吃飽飯之後,要回去時,上車前他問我,「要不要去逛逛?」

  我不像其他人會有別的答案,是非題,我的答案只有圈或叉。

  「嗯,好。」因為對方是特地來載我的,我不好拒絕,就是這麼無聊的原因,我答應了。

  那之後他常約我去吃宵夜、約我去逛夜市、約我去夜遊、去看電影、吃飯、假日出去玩、風景名勝。

  一個學期的時間,我們跑遍了這麼多地方。

  我們出去玩的模式,都是他載我,騎著他的機車。其實他一點也不無聊,當他晚上九點載著我騎了兩個小時的車只為了逛夜市,這已經超乎我的常識範圍,但我仍沒說話,和他在夜市吃了些小吃,他還買了衣服,也拿了幾件說很適合我,那晚回到我們居住的城市,已經是凌晨三點。

  或者騎車經過隧道時,他總會大吼一聲,讓隧道充滿迴音。有時候他直接騎車到我住處樓下叫我下樓,沒目的地亂逛著,也許租影片、也許吃東西、也許突然跑得很遠很遠,到一個我們都不認識的地方,然後到處問路。

  我提議過不如偶爾也讓我騎車,他說不用,因為他的寶貝車不習慣讓別人騎。

  他也來參加我們系上的活動,坐在底下當個稱職的觀眾,而我是外場的工作人員,等我工作結束他又載著我回住處。

  也因為多次相處才發現他很多話想說,我們出門時都是他在講話,也許聊著社團、聊他們班上的事、聊政治、聊學校的環境,他有很多很多想法,只是沒有常常表達,原來他腦中這麼多東西,原來最無趣的還是我。

  接近期末那陣子他喜歡上班上的同學,每次出門時他總聊著那位女孩,說那位女孩今天和他說了什麼話、那位女孩今天做了什麼事……

  那天我們在他住處看電影,他去租回來的影片,看完了之後他開始打電動,而我躺在一旁看我另外借回來的書。

  「我好像從沒聽你提過你有喜歡的人?學長?」他總是這樣稱呼我,學長。

  「沒有。」我看著手中的小說,是本青春校園喜劇那類的故事,躺在他床上,書本舉在面前。

  「你有女朋友嗎?」

  「沒有。」

  「也是,看起來是沒有……」

  我把書本放下,目光轉到他臉上,他坐在電腦桌前,但身體是轉過來朝著我這邊,背對著電腦。他對我笑笑,聳聳肩,「那你有交過女朋友嗎?」

  「沒有。」我看著他的臉,停頓了一下,「喔,你和她在一起了?」

  他笑著轉過身又繼續面對電腦,打開他的遊戲,沒有回答我。

 

  「在一起了喔?」我對著那背影又問了聲。

 

  「我不說。」那背影對著電腦螢幕這樣說著,滑鼠快速移動,他在打電動。

  「那就是在一起了?」那人又沒回應,「喂。」我又叫他。

  「什麼?」他又敷衍地回應我。

  我抓起枕頭望那後腦杓拋過去。

  「幹嘛啦?」他暫停遊戲,轉過頭來看我。

  「你們在一起了嗎?」

  他看著我,表情認真,我想到了國中時那個說我無聊的那位同學,因為很少有人會用這種認真的表情看著我,「我不說。說了你會哭。」

 

  「……」

  我躺在那床上,看著白白的天花板,「我才不會哭。」因為我是這樣無趣的人。

  那晚之後我們就沒什麼聯絡,他打來我不接,MSN直接把他封鎖,還是會去社團,但見到了也沒說什麼話,他問過我一次要不要載我回家,我說我搭公車就可以了。

  期末考那週,我下公車慢慢走去學校時,看到輛熟悉的黑色機車,熟悉的騎車的人的安全帽,還有後座那個安全帽,是我以前常戴的那個,但後座是個不認識的女生,那雙手摟在前面的人的腰上。

  我稍稍停下腳步,側身等那輛車騎遠,才又走回人行道上。

 

  再次和他連絡,是他結婚時發了喜帖給我,我有去參加,前年的事情。他成了很帥的新郎倌,成了一個愛老婆的好男人。

  之後偶爾通通電話,吃過一次飯。

  開始工作後,父母也曾介紹交往的對象,我這平凡無趣的一生,連戀愛都這麼沒感覺,我們在一起了一年,那女孩轉而和我公司的主管在一起。爸爸很不高興,但對方是同事,所以不能說什麼。

  而我沒什麼感覺,為什麼要不高興呢?感情本來就是自由的。而我一直自由自在的心,始終都是獨自而不受拘束。

  然後到了現在。

  人生27年,沒什麼特別轟轟烈烈的回憶,只記得常常被說無聊無趣,或者記得一位不那麼無聊的朋友。

  「學長,後天是我們結婚兩週年的派對,你要來啊!」那傢伙的聲音還在耳邊。

  「需要帶禮物嗎?」

  「不用啦。主要是順便告訴大家,我要當爸爸了!」

  「恭喜。」

  我還是去百貨公司買了禮物,在地下停車場要開車時,遇上了搶劫。對方搶了錢後卻對我開了三槍,我記得是碰碰碰的三聲,身體重重地晃了幾下,倒下,然後感覺有東西在體內流失……

  我想,我的生命到這裡結束了吧,所以才會想起這麼多以前的事情。

  耳邊出現很吵鬧的聲音、那嗡嗡的警鳴聲一直在耳邊回繞著,好像還聽見了爸媽叫我、很多人在叫我,還有很多儀器的聲音,漸漸地聲音都變小……

  只聽見砰砰、砰、砰砰的心跳,很緩慢、很緩慢的聲音,眼前漸漸能感覺到光,我看到了……那傢伙在我面前不斷地掉下眼淚,激動地不知道在吼些什麼,我聽不到。

  國中畢業典禮時,因為非常喜歡班級導師,所以在畢業典禮上我禁不住地也被那濃烈的傷感氣氛感感染,流淚。

  我偷偷擦去眼淚,卻被身旁的同學發現,他驚訝地看著我,「沒想到你也會哭喔!」

  那瞬間我就冷靜了下來,對啊,我為什麼要哭,像我這麼無聊的人,老師也不會記得我,我在班上也沒什麼捨不得的人,為什麼我要哭?

  那晚我說,我才不會哭,然後睡著了。其實我沒有完全睡著,我聽見微弱的啜泣聲,幾滴熱熱的液體落到我臉上。

  啊,不要哭,我說過我不會哭,所以你也不要流淚……

  但是,對不起,我說謊了。

  我哭了,期末考那天見到你們時,我躲到學校廁所裡頭哭了好久,哭到考試都過了。我不斷問著自己為什麼哭,卻怎麼找都找不到答案,也不斷想問你為什麼知道我會哭,卻怎樣也無法再靠近你。

  那是我唯一一次翹課,翹掉期末考,也是唯一一次跟老師說謊,我說我拉肚子所以趕不上考試,所以老師還是讓我補考,我終究沒被當。

  為你哭泣是這平凡一生中最浪漫的一件事吧。

  恭喜你要當爸爸了,要送你的禮物應該沒被搶走,是頂小孩子戴的安全帽,雖然有點太早了,但總有一天你會載著他到處亂逛,像我們那時那樣對吧?

  啊,要是有機會可以對你說,也許到你夢中告訴你吧,希望別嚇到你,喜歡的人,這輩子唯一一個,是你。

 

 

- TBC-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