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情慾、床事,虎徹當然有經驗,可從前都是女人在他身下,像這樣躺著任人擺佈的情形,如果對象是女人那還可說是情趣,但對象同為男人,自己好像成了女人角色一樣! 

 

  巴納比的唇好燙,被他吻過的每個地方都是熱的,下半身被那手給握著,原本還沒完全硬起的下身,在那人輕緩的上下套弄之下,快感迅速蔓延,虎徹開始覺得呼吸加速…… 

 

  「大叔的身體,真是漂亮啊。」 

 

  「又不是女人……在胡說什麼……」虎徹努力讓自己冷靜地回答,同時間,腦中閃過了一個念頭──原來如此啊,大叔我還是有點智慧的。哼哼哼。嘴角忍不住牽了起來,這孩子還是有可愛的一面嘛。 

  「你……笑什麼?」巴納比突然感覺到身下的人身體不自然地顫動,抬頭看見的是大叔又露出那種得意的笑容,調情的時候出現這種表情,巴納比忍不住皺眉。 

 

  「我知道了,巴納比。原來如此。」 

  「什麼意思?」巴納比仍趴在虎徹身上,沒打算起身,先聽聽這位大叔又有什麼高見要發表。 

  「因為當英雄,所以很忙對吧!只能利用業餘時間來發展興趣!」 

  「喔……?」還以為是什麼事情,笨蛋大叔好像又弄錯什麼,巴納比低下頭,又開始繼續手中的動作,邊細細地品嚐大叔的身體,結實的肌肉,每個細部都讓人不想錯過,從肩匣骨開始,一點一滴地啃著、吻著。 

  「早知道你這個人習慣獨來獨往,一個人的生活能發展的興趣不多,其實你喜歡拍照或畫圖對吧?對於裸體什麼的才會這麼在意。而你最常接觸到的人,就是身為搭檔的我。手機裡頭才會有那些照片,因為要取材嘛!別這麼彆扭,你直接說需要前輩幫忙,其實我很樂意幫你的!」所以說嘛,也許這也是取材需要,要拍裸體男人的情慾什麼的嗎?藝術一向都和他完全不同領域。 

 

  「喔……」巴納比敷衍回應,沿著胸口,乳頭是健康的褐色,他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下。 

  「唔!喂!兔子!你有在聽嗎?」 

  「喔,是。請前輩務必幫忙。」說完,一口含住那已經凸起的小點,刻意又加重力道握著那人發熱的器官,舌頭急促地舔弄著,搭配著手上下套弄的姿勢。

 

  「……唔,兔子,你在幹嘛……」對於突然加大的刺激感,虎徹有點把持不住,胸口的傢伙在舔自己啊,還有手部的動作是怎樣,對藝術的堅持這麼有熱誠啊……

 

  「啊!」乳首被咬了下,虎徹禁不住地發出聲低鳴,這種聲音好丟人,不過兔子很專注在研究自己的身體哪……

  下體的尖端被手指輕輕刮過,虎徹發顫,又感覺到那手上下套弄著,然後往根部的地方重握了幾下,被舔的乳首現在換到另一邊,剛剛那邊空蕩蕩的暴露在空氣外有點發涼……

  「等、等等,兔子,這樣下去……我……唔!」

  這大叔真的很囉唆,完全不想讓對方講話,巴納比又以手指搔過那正分泌出液體尖端,身下的人大腿肌肉明顯繃緊,那雙眼瞪大、浮起一層水氣。

  「快射了?」

  聞言,對方張大嘴,卻又不滿地扁下去,眉頭皺起、視線往一旁飄,巴納比勾起嘴角,「大叔這種表情,總讓人好想欺負你。」說完,又加速了手中的套弄,那器官和人都顫抖著,感覺到到血管在手中跳動,大叔很舒服吧……

  身下的人舉起手要推開他,但在巴納比看來是欲拒還迎,那人的手在空中撈了幾下隨即蓋上自己的眼,繃緊著身體達到高潮。

 

  「我說你啊……戲弄我很有趣嗎……」身下的人仍然有些喘著,啞著聲音抱怨。

  巴納比不耐煩爬起身,「……才不是戲弄。是大叔你全部弄錯了。」都做到這種程度了,難不成他還以為自己是在搞什麼惡作劇?

  那麼,就讓你想清楚。

  被人推著翻過身,腹部那兒放了幾顆枕頭,虎徹還沒明白這是什麼姿態,然後感覺到雙腿讓人從身後推開……

  就算再沒神經也知道現在要幹嘛。

  「等、等等!兔子!你要幹嘛!?喂、喂,藝術應該不用做到這種程度吧──

  「所以說是大叔弄錯了啊。我想拍的,就是大叔這個姿態,這個模樣……」

  那人的聲音依舊溫溫的,從身後傳來,虎徹慌忙要爬起身,卻仍被壓制著,隨即感覺到那濕滑的手指頭正慢慢入侵自己身體──

  「STOP!STOP!兔子!」

  「才不要。」

  手指頭正入侵著自己的身體,虎徹難受地夾緊想擠出那異物,這種感覺太怪異了,麻麻、熱熱的感覺,自己怎可以真的變成女人一樣。

 

  「大叔你不放鬆點,等等痛的會是你。」

  「蛤啊?我說了不要啊、你這傢伙,別把我當女人一樣!」

 

  「說是這樣說,但大叔你從剛剛到現在完全沒反抗嘛。」

  虎徹愣了愣,剛剛就是這樣在兔子手中射精,現在也是乖乖趴著任那人對自己亂來,手指頭進去了,好深入,身體裡頭被擠滿東西的感覺……

  要抵抗,他只要用力爬起來推開身後的傢伙,也許揍他、也許抓上衣服就狂奔出門,還是用Hundred Power打破他房子,怎樣都可以……

  「放鬆點,要進去第二根。」

  就是像這樣的氣氛、這樣溫柔的聲音,他身體完全沒有任何力氣……

  第二根手指入侵時,那穴口實在緊得窒礙難前,只藉由剛剛大叔射出來的東西做潤滑好像不太夠啊。巴納比靠近那人耳邊,輕輕咬了耳垂,吻過臉頰,又咬咬他的背,在背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紅色的痕跡。

  大叔似乎沒那麼緊張,巴納比乘勝追擊地放入第三根手指。

  「唔!喂!太多了……」那腰晃了下,但巴納比不理會,一口氣將三根指頭入侵到底──

  「啊……」不大聲。但確實聽見了細微的一聲呻吟。

  ……沒辦法再忍了,巴納比草草地讓手指在裡頭探了探,退出手指。

  體內壓迫感瞬間消失,虎徹正感到輕鬆點,隨即感覺到一陣火熱的東西抵上了自己。

  虎徹身體仍不自然地發熱,兔子真的要對自己做這種事情?

  那東西和前面的手指根本不能比,又硬又熱的棒狀物像這樣漸漸的入侵自己,身體簡直要裂開了……

  「痛……啊……」對虎徹而言,那聲啊只是不舒服發出的抗議,然而聽起來卻充滿情色意含,他自己也懊惱怎麼會發出這種聲音。

  身後的人急促地在耳邊喘著,虎徹被那氣息弄得心裡一陣又一陣激盪,同時間那手又抓住了自己胸前的凸起,那種地方沒什麼感覺,可又好像有感覺一樣,痛痛癢癢的,又集中到了下身……

  「再放鬆點,大叔,你太緊了,我進不去。」

  誰管你進不進得去啊!給我滾出去!離開我的身體!虎徹內心閃過這樣的台詞,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身體還是很有感覺,為什麼、會……

  身後的人繼續緩緩地挺進,他感覺到了,是兔子那又硬又熱的東西……兩個人正在做愛,身體和身體緊密的結合,轟地一聲,虎徹腦子好像被炸了一樣,做愛!

  「唔……」好難受,身體的感覺愈來愈複雜,不只疼痛而已,意會到正在做愛這檔子事,還有從身體各處傳來的騷動感,兔子的體溫、兔子的聲音、兔子的手機……

  欸?等等?虎徹看著一旁那伸出去的手,還有那手機,「你要幹嘛?兔子?」

  「拍下大叔這麼精采的模樣啊。」低啞的聲音在耳邊持續著。

  那東西突然惡狠狠地直入到底,虎徹瞪大眼、張大口發出聲哀鳴,隨即低下頭急促喘著。

  「全部進去了。裡面好緊、好熱、唔……大叔……」兔子的聲音帶著一點點的鼻音,那聲「唔」讓虎徹又受到刺激,可惡,兔子這樣太挑逗人了……

  「你、不要拍……啊……唔!」眼神仍躲不過那鏡頭,下身突然又被隻手給撈住,虎徹連話都沒辦法說清楚,只能含糊地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

  「像這樣的大叔,只有我才有、只有我才看得到……」說著,巴納比開始擺動腰部,後退、深入,再後退,用力深入──

 

  「啊啊、兔子……慢、點、……不要突然……啊……」

  「大叔也硬了,很舒服吧,唔,裡頭在收縮……」

  不要講、太丟臉了,閉嘴啊兔子!這整句話,虎徹只能這樣表達,「不、唔……嗚唔……啊、兔子……」

  「大叔……」

  身後進出的速度正不斷加快,還有下半身被套弄得愈來愈激烈,虎徹把臉埋進眼前的床墊底下,想隱藏舒服的感覺讓他止不住發出丟臉的呻吟聲。

  頭被人抬了起來,硬轉過去,兔子性感的唇就這樣又堵上了自己,虎徹雙手撐在床上,唾沫相交的兩人都急促地喘息,口水沿著嘴角流出,身體好熱、下半身的刺激仍持續──

  又想要射了,虎徹緊抓床罩,「唔唔──」身體一陣痙攣,達到高潮,身後的人也幾下激烈的撞擊,在體內留下那炙熱的體液……

  *

  激烈的性愛結束後,有一段時間房間都是安靜的。

  虎徹仍維持趴著的姿勢,只是臉轉向看不到巴納比的那個方向。而巴納比則側身躺在虎徹身旁,手輕輕繞在那人腰上。

  「兔子,我終於明白了。……你,就是我粉絲對吧?」

  ……笨大叔。巴納比笑笑,手又收緊了些,「是,是。而且是頭號粉絲。」

 

 

----------------

 

  (偽)預告:『嗨,我是Bunny&Tiger中,位置一定要在前面的Bunny。什麼?觀眾說我最近愈來愈受?大叔有漸漸爬上來的趨勢?下回,Bunny&Tiger〈……〉!』

  標題沒梗。(遠)

 

  萌虎意外地好拐啊

  被我寫得像笨蛋一樣......

 

  一定要再強調一次這張漫畫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18766282

  眾多偷拍照片中,有一張虎叔舔棒棒糖

  虎叔舔、棒、子啊啊啊(發言自重)

 

  那個

  第12話實在太悲傷了

  最近寫文都是為了慰藉悲傷的心

  還有為13話作心裡準備啊啊啊啊啊

  兔子不要哭!!!!(崩潰)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