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來說是衍生的衍生。 

  請先看圖↓ 

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anga&illust_id=18766282 

  這篇時間點大概是第七話之後 

 

 

  (上) 

  一如往常地回到家,洗過澡的虎徹一個人躺在沙發上,回想著這最近掛心的事情,讓那個自稱Lunatic傢伙逃跑,想必兔子很不爽吧,噬身之蛇到底是什麼?殺了兔子父母的罪犯又是誰?事實上,想來想去也得不到結果,只能靜待對方會不會再有任何動靜。 

  另外,有件事情讓他掛懷幾天了…… 

  那天惡作劇拿兔子的手機起來自拍,還不小心偷看到了裡頭的照片啊!那些一張又一張怎麼看主角都是他的照片!雖然故作鎮定地把手機放回去,那個當下只想著自己的惡作劇真是成功而偷笑,不過那些照片回想起來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不如直接打電話問他吧…… 

  打電話給那傢伙好像怪彆扭的,問起照片什麼的他想必又要酸自己吧?不過!想那麼多要做什麼!做了再說啊!這一向都是虎徹的行事風格。 

  電話通了,而且是那熟悉的聲音沒錯。 

 

  「喂,什麼事嗎?」 

  「……兔子啊,我說為什麼……」虎徹決定直接開門見山問。 

 

  「什麼?」 

  「你手機裡頭那些照片是怎麼回事啊?」問出口了! 

 

  「大叔已經年紀大到連自己做過什麼都忘記嗎?不是你自己拍的?」 

  「喂喂,我是說裡頭其他的照片,我拍的只有一張吧!」 

 

  「……偷看別人手機裡的照片是侵犯隱私吧?大叔的習慣真差啊。」 

  「呃,這……」 

 

  「偷看別人手機之後,居然打來質問人家的照片?」兔子又生氣了。像這種脾氣肯定從沒交過朋友吧!但他說的沒錯,是自己理虧。 

  不過最近的年輕人真的是很不知尊敬前輩,自己真的老了?往往放任他的任性,覺得幾分心軟,忍不住先低頭。 

 

  「……對不起啦,偷看手機是我不對。」 

  對方似乎沉默了一下,虎徹道歉是道歉了,還是有幾分不甘願。為什麼偏偏要讓這小子啊?搞什麼嘛,看個幾張照片的那麼計較啊,被他偷拍這麼多張也沒說什麼…… 

 

  「道歉請以行動表示。」 

  「蛤啊?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要我跟你下跪嗎?喂喂,我說你啊,你都還沒說清楚拍那些有的沒有的照片是怎樣──」虎徹終於忍不住大聲了起來,這小子太得意忘形! 

 

  「你過來。」 

  「什麼?」 

  「過來我家啊。」

  「去你家幹嘛?」虎徹有時候很想把兔子的腦切開來看看,裡頭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大叔若有心道歉,請你現在過來。我也可以解釋為何手機裡存有你的照片。」

 

  「是嗎?」

  「嗯。」

 

  「好。」

  「OK,我等你。」

 

  掛掉電話以後的虎徹,爬起身來換衣服,邊回想著剛剛那段對話,怎麼想都覺得哪裡怪怪的,嗯,哪裡怪怪的呢?因為要去兔子窩怪怪的嗎?

 

  唔,總之去了再說。

 

  *

  「我說兔子啊,我剛剛沿路都在想,終於想明白了!是不是哪個愛慕我的粉絲請你偷拍的?唉唷,你叫他別這麼麻煩,直接來找我,要多少照片都沒問題的,哈哈哈。」

  巴納比一開門,就見那個大叔傻呼呼地笑著,「那個粉絲現在也在這兒嗎?叫他別害羞吧,合照幾張沒問題的,我很親和的。」

  巴納比笑笑,大叔真是單純得可愛。

  「脫衣服吧。」

  「蛤啊?為什麼要脫衣服?」

  「多拍幾張給那位粉絲。」巴納比隨口回應,解開自己的襯衫。

  「他不在這兒嗎?唉,好吧,欸欸,他是怎樣的人啊,害羞的小女孩嗎,還是成熟的女人?會想要我的裸照的……」邊說,虎徹隨手把帽子放在一旁,解開背心、襯衫,露出他強壯的身體,一向都有鍛鍊身材的習慣,虎徹一向都很以自己身材為傲。

  「褲子也要喔。」

  「蛤啊?欸,兔子?」虎徹從想像中回過神,發現兔子也是打著赤膊,坐在床邊看著手機,「幹嘛連你都要脫啊?為什麼要脫褲子啊?」

  「我說大叔啊,雖然當英雄的時候第六感很準,不過有些事情還是很遲鈍呢。」

  「什麼意思啊?」虎徹不明白的往床走過去,習慣性地就坐在巴納比身旁,好奇地看向那人的手機。

  「就是說,大叔今天是來道歉吧?」金髮男人抬頭,那雙綠眼轉頭望向自己,這樣近的對看總覺得好奇怪啊,而且兩人都沒穿衣服。

  「呃。對。」對了,虎徹都忘記,剛剛電話裡的兔子可是在生氣呢,這才是自己趕過來的原因吧,雖然他生氣是他的事,總覺得自己好像還是做錯事情,所以才過來的吧。

  「請拿出你的誠意。」

 

  「要怎樣啊?」

  「褲子。」

 

  「……」

  「只想知道粉絲愛慕者之類的事情,卻不在意搭檔是吧?無所謂,那就這樣吧。你可以回去了。」

 

  「欸!脫就脫,反正都是男人沒關係,只是到底要幹嘛──喂、喂?」

 

  虎徹不太明白現在是什麼情形,褲子才剛脫下,身旁的傢伙突然把自己用力壓倒在床上。

 

  「那麼,大叔,請你讓我多拍幾張……可以留作紀念的照片吧。」

  虎徹瞪大著眼,看著眼前閃著不明光芒的綠色雙眼,心跳不知不覺加速,什麼啊、要拍什麼、這種姿勢是怎麼回事……

 

  「別瞎鬧,兔子!唔唔──

  身上那張俊臉突然地放大到眼前,只看得到那雙眼,然後感覺到嘴唇和嘴唇貼上、鼻子與鼻子也碰觸到。

 

  裸露的胸口彼此碰觸著,好熱啊,肌膚和肌膚貼著,兩個人好像快融合再一起了一樣,嘴唇被對方撬開,虎徹睜眼,看著眼前的長長睫毛,白淨的肌膚……

  唇舌交纏著,兔子的舌輕輕舔弄著他的上顎深處,搔癢感好像傳上鼻子一樣,卻又隱約挑動著情慾,他伸起舌頭想推開那挑逗的感覺,卻反而讓對方給纏上,這小子吻技真好,肯定有過不少經驗?這樣想的時候,虎徹對於自己一閃而過的糾結感困惑,慌地推開身上的人。

  「唔?」那人意猶未盡一樣,輕輕的皺眉,舔舔自己的嘴唇,「怎麼了?」

  舔嘴唇的動作讓虎徹看傻了,一時間回不了神,「你、舔、呃……」

 

  「什麼?」

  「我是說,這是在幹嘛!」

 

  「不是想知道手機照片怎麼回事嗎?」

  「什麼啊?」

 

  說著,那人抓起手機,臉貼上自己的臉,「像這樣。」手機拿得有點距離,按下照相。

 

  虎徹不解身上的人在幹嘛,然後只見那手機又拿到面前,畫面上是他和兔子兩人的臉貼在一起,裸露的肩膀親密的貼著……

 

  「呃!拍這種照片要幹嘛!」他慌得要搶回手機,這種照片還得了!太奇怪了吧!

  身上的人把手機放得遠遠的,抓住虎徹的手,「想要的,是像這樣的照片,懂嗎?」

 

  說完,那人又低下頭給自己一個深吻,不行了,虎徹腦袋一片混亂,剛剛的照片太煽情了吧,那種裸體的親密照片,還有像這樣接吻……

 

  吻中感覺到那人的手撥開自己額頭上的頭髮,輕輕撫過自己耳際,繞上自己的脖子,身體漸漸地感到發熱,那手沿著頸後的脊椎線條滑到腰上,移到腰際,然後抓住了四角褲的褲沿……

  虎徹順其自然地也把手繞上對方裸露的腰,腰好細,唔,同時間感覺到有個硬物抵在自己大腿上,這樣不行,連自己都起反應……

 

  「這……這怎麼辦,好奇怪啊。」虎徹困惑地皺起眉頭,看著眼前的人,綠色的雙眼顯得深遂,好像被吸進去了。

 

  「不奇怪。大叔這樣就好了。」對方的聲音有點沙啞,兔子和平常不太一樣,這種感覺讓人完全無法拒絕。

 

  「唔?」四角褲被扯下來了。

  虎徹還想掙扎說些什麼,但巴納比輕輕啄了下虎徹的唇,「噓。不要說話。」那氣息就在耳邊,虎徹的耳朵瞬間發燙。

 

  「這樣,大叔,維持這樣就好了……」

 

  下身落入對方手中,虎徹身體微微一顫,這種刺激的感覺伴著兔子的聲音,全身上下都被情慾給制服。

  這樣做下去……沒問題嗎……兔子都說沒關係了,那就這樣吧,像這樣就好了……

 

----

 

兔腦成分:80%虎叔、19%復仇、1%其他(喂)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