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見到子欽時,他被三個學弟團團圍住,嘴角掛著血絲,那平常乾淨秀氣的臉皺了起來,雙眼閃著不平常的光,滿是怒意。 

 

我只是上課途中湊巧經過這條路,騎車經過,瞥到巷子裡頭有我們系隊的球衣,於是我停了下來,回頭走了幾步想一窺究竟。 

 

「是不是他操得你連站都站不穩啊?」 

 

站在巷口外,想像著講這話的那個學弟是怎樣的表情,私底下都不熟,確實從沒想過平時老實聽話的學弟是什麼樣。 

 

「聽說你騎在他身上喔?」 

 

「哈哈哈,幹,那傢伙還會舉嗎?」 

 

「欸,也讓我們爽一次看看嘛?」 

 

「我們絕對比那傢伙還持久還要爽喔,試試看嘛?」 

 

我深呼吸,一瞬間猶豫著當作沒聽到還是要管這閒事…… 

 

曾子欽我當然記得,他曾經加入過系籃,那時候都跟在蘇燦賢身後,明明體力應該可以表現更好,但都跟在蘇燦賢後頭,跑步熱身完還很有餘力的模樣,卻總沒使出全力,是個有點小聰明的學弟。 

 

那之後沒任何牽連,只有某次榛妮拜託我,幫忙把子欽送回家,那次他喝得爛醉,連站都站不穩,而我剛練完球,接到榛妮電話,說,有個我們系上的學弟在他店裡睡著了。 

 

那次送他回家,還遇到了蘇燦賢,我才知道原來他們是鄰居。 

 

蘇燦賢是個讓我頭痛的傢伙,雖然有好體魄,但對於練球不夠積極,求好的心也不夠,幾度想問他是不是乾脆退出,但他又總是很耐煩地完成所有不合理的訓練,從沒抱怨。 

 

球隊隊員也常常對他有很多意見和微詞,他看來是從不在意,而且他身後有眾多支持者,……這些支持者來加油,確實讓我們球隊的士氣上升不少,但蘇燦賢整體而言實在……沒什麼戰績。 

 

但看他從大一堅持到大四,沒進步但也算是有進步,球隊裡頭也習慣這個人的存在,也喜歡啦啦隊,所以後來我也再煩惱過關於他的事情。 

 

這兩天系上傳的謠言,關於蘇燦賢性向之類的問題,我沒放在心上,反正隔一陣子都會鬧一下關於蘇燦賢的事情;今天也聽學弟說,好像又是系籃哪幾個傢伙鬧的。 

 

接下來我聽到不平常的掙扎聲和鬥爭聲音,但曾子欽都沒求救也沒出聲。 

 

我忍不住跨出腳步,……迎面而來的是讓我錯愕的畫面。 

 

曾子欽褲子被扯了下來,下半身毫無遮掩,一個學弟固定著他的手,另一個學弟抬起他的腳,看那姿態也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些學弟不知道這是犯罪嗎? 

 

「你們在幹嘛?」我的手有點發抖,很久,沒有,這麼令人火大的事情了。 

 

「幹!是學長!」 

「沒有啦,學長,我們在交朋友啊。」 

「哈哈哈,交朋友,虧你會講!哈哈哈,學長你要不要一起來,好玩耶。」 

 

那被抓著的人突然又掙扎了一下,但仍被那三個傢伙抓得緊緊的,曾子欽轉頭過來瞪了我一眼,那不服輸的眼神,讓我體內的情緒更難壓抑。 

 

然後我揍了那群學弟,狠狠地揍了一頓,他們雖然三個人,我也被打了幾下,但曾子欽一逮到機會就爬起也狂毆他們,我沒看過平常溫和嬌小,給人印象有點陰柔的他如此發狂的模樣。

 

完全,不給他們機會逃跑,等他們被打趴了,一腳踩到其中一個人身上,冷冰冰的口氣,說道,「明天,去班上,跟蘇燦賢道歉。」

 

那三個傢伙沒有回應。

 

「不然我會找人捅爛你們的屁眼,信不信由你們。」

 

曾子欽的眼神和聲音讓人相信他真會這麼做。

 

那三個傢伙走了之後,曾子欽才慢慢走去把褲子衣服都穿好,衣服都破了,臉上也是傷,他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準備離去。

 

我抓著他,「我送你回去。」

「不用。」他甩開我的手。

 

「你以為一個人可以應付那三個嗎?」我又抓著他,把他扛起來,放在肩上。

 

「對啊,我又矮又小,隨便就可以讓你們扛起來……可是……我有我想保護的東西啊!我也想要靠我的雙手保護他啊!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我就不行?為什麼我就不能變成他想要的那種男人?」

 

他掛在我肩上,其實走出巷口的時候不少人在看我們,我攔了輛計程車,把他放進去,他低著頭,大概哭了吧,我拍了一下他的頭,「男孩子不要哭,很難看。」

 

計程車開了,我請司機開到我住處。

 

他沿路沒再講話,直到我住處時,我扶著他下車,他才用平靜點的語氣說,「我想去朋友家,可以送我過去嗎?」

 

「先幫你擦藥整理傷口吧?換件衣服?」

 

他搖頭,「進去你房子的話,我會被怨恨的。而且我超討厭你的。卻老是遇到你。」

 

我哈哈笑出聲,「彼此彼此。你也是常常讓我頭痛的傢伙,版主。」早就聽說過這傢伙過度保護蘇燦賢的事蹟,以為只是個花痴男孩的事情,看來和我想得不太一樣。

 

他也笑笑,「版主超討厭隊長的,因為隊長都會欺負小燦燦。」

 

想到機車還被我放在路邊,只好去開車過來,讓他坐上副駕駛座,開車送他到一個小公寓樓下,下樓接曾子欽的是個頭髮蓋著額頭的女孩。

 

要走之前,曾子欽叫我留下手機號碼給他。

 

「你要幹嘛?」我問,邊把號碼輸入他手機。

 

「以後多個司機可以幫忙啊。」

 

我笑著揮手,就開車回去了。

 

對於曾子欽我沒什麼感覺,那一向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不過我永遠記得他那雙不服輸的眼神,還有那次發狂的模樣。其實我應該告訴他,他夠MAN,絕對可以保護他心愛的傢伙也沒問題的。

 

但看到子欽喜歡的傢伙,……唉,又忍不住想勸他,也許換個對象,一切會更好過。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