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穩穩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已經確定學校,剩下的時間,在便利商店打工,偶爾回家看看爸媽,偶爾和姊姊吃個飯。 

 

  有時候晚上會去阿捷那兒坐坐,他依舊是帥氣店長,依舊是吧檯的位置聊天,現在就只是好朋友,和以前相處的方式沒什麼變,他還是對我很好,但我們都知道有個距離在。 

 

  偶爾有人來告白,在打工時被搭訕,很多時候都是穿著高中制服的學生妹。偶爾有點寂寞,偶爾想念曾子欽,拿起電話,他總是關機。 

 

  大學生活的最後幾個月很快就過去了。 

 

  「畢業生代表致詞。畢業生代表,蘇燦賢。」 

 

  我是畢業生代表。實在很感謝大家愛戴,學校也有這種門面的考量嗎?……真相是,我以前當過學生會幹部,又是最早有時間可以背演講稿的人,所以就被推派出來,這種工作,除了自己的父母親會雙眼閃著光芒看著兒子,對其他人而言就是就只是無聊的程序。而且,要背很長很長的演講稿。 

 

  恭喜我,大學四年學業有成,我站在台上,照著記在腦中的演講稿,死死地一字一句照著背,台下的學弟妹們依舊捧場,從我站上檯就開始歡呼,也對啦,是該恭喜我。 

 

  ……恭喜我當了四年(後面的)處男啊啊啊啊啊。幹! 

 

  這只是自嘲罷了,目前暫時都沒任何對象,要再找到也很難!但我沒心思談戀愛,回想這四年很幸福,有很珍惜我的人,也有我想珍惜的人,遇到了很多事情,總之我很幸福。雖然有點遺憾。 

 

  台下的座位前後左右大月四區,畢業生都坐在前面的位置,後面是在校生。中間一條長長的走道空著,將座位分成左右兩側,走道底端是搭起來的攝影架,攝影的工作人員就在上面,也就是我正前方的高架上,我身後兩旁都有大螢幕播放現場畫面,以讓後面的與會來賓能看到台上的情形。 

 

  爸媽好像也有來,但還沒看到人,我突然看到台下有人舉起牌子在搖,幹,又不是在開演唱會,只是畢業生致詞啊!這樣太高調啦! 

 

  我繼續背誦著謝謝老師諄諄教誨、感謝同學…… 

 

  咦,那牌子上寫的是什麼,我看清楚了,【蘇燦賢曾子欽】,不止一個牌子,後面還有,可是距離有點遠,所以看不清楚。 

 

  我有種被傷口上灑鹽的感覺,內心苦笑,炒這冷飯真傷人,但假裝無視,表情鎮定地繼續念著,足足七分多鐘的演講稿,到了最後一個段落。 

 

  底下的騷動愈來愈大,是怎樣,尊重一下啊! 

 

  我的演講已經到了最後幾句,「將來……」 

 

  我愣住,再也無法鎮定地繼續念著我的稿子,剛剛,從攝影機一旁鑽出了一個人,那人大剌剌走上中間那條空著的走道,朝著我的方向,也就是大講台這方向走過來,我的突然沉默,讓坐在前方的畢業生們也開始騷動了,大家順著我的目光,往中間走道看去,一旁的人看不到就站起來。 

 

  「謝謝畢業生代表。」 

 

  司儀也許慌了,大概是想著我怎麼不講話,等不到我結尾的那幾句話,直接跳過目前的流程,直接進入下個流程,但誰鳥他啊,我站在舞台中央,看著那人漸漸靠近,手中抱著一束花。 

 

  等等,是嗎?是他嗎? 

 

  不,我印象中的他更白一點,更瘦一點,還有頭髮也要長一點,身上的這套衣服我也沒看過,襯衫、長褲…… 

 

  等到他走到我面前,就在我這位置的正前方,正下方,我看著那人,是他,是,是,那張臉,那個微笑,我愣愣地叫出那名字,「曾子欽……」 

 

  一出聲,我的聲音回盪在整個會場,現場立刻爆出驚人的尖叫聲,我推開麥克風,隨即下跳舞台。 

 

  那人就站在我面前,把他手中那束花送到我手中,我接過,雙眼瞪得大大的,盯著眼前的人,「你、你……」 

 

  「恭喜畢業。」他說著。是啊,是子欽的聲音,我好久沒聽到的那個,有點痞痞賤賤的子欽。 

 

  「子欽……?」 

 

  「放假回來,沒想到剛好遇到畢業典禮……我被學妹們硬推出來的,花是她們買的。」他苦笑,「覺得麻煩就丟掉沒關……」 

 

  「不,不麻煩……」我呆愣愣地回答,直盯著眼前的人,是曾子欽,靠近看還是曾子欽,對吧,不是作夢吧,是真的吧? 

 

  眼前的人轉過身,就這樣繞過我身邊,我才發現他是要往側門走去,等、等等……我伸手抓著他的手,那手臂硬硬的,變粗了,比以前結實。 

  「怎麼了?」他停下腳步,瞥了眼舞台上的大螢幕,我們兩的身影被放大在那上頭,然後他望著我。 

 

  「我、我……我想你。」說完,我將他拉進我的懷抱,將他扎實地塞到我胸口,「很想你。」 

 

  現場的尖叫聲四起,一旁有工作人員在跟我打暗號,想請我下場的意思,但我假裝沒看到,子欽的身體變得硬硬的,肩膀、手臂、還有背,整個人都和以前認識的子欽不一樣,但還是子欽。 

 

  禮堂的燈光突然暗下來,禮堂內的人全體一起發出驚呼聲,我也感到不解,正困惑時,卻突然聽見熟悉的聲音…… 

  懷中的人趁混亂後退一步離開我懷抱,注意力隨即也被舞台上的畫面給吸引。 

 

  「如果我一開始不要誤以為我喜歡學長你。如果我一開始就發現他的心意很認真。如果我一開始就發現我喜歡那個笨蛋。……」 

 

  原本投影畢業典禮現場的畫面變成球場的場景,畫面搖搖晃晃,但我的聲音錄得清清楚楚…… 

 

  「我是認真喜歡他。所以願意幫他買跑腿,願意跟他當鄰居,願意他一通電話我就騎著機車去接他,願意作業借他抄,願意告訴他很多事情,願意幫他擦去眼淚,願意跟他接吻,願意跟他擁抱,願意跟他做愛,願意……」 

 

  這是……我瘋狂尋找子欽的那晚…… 

 

  「學長你說子欽很難過……我又何嘗……不傷心……子欽那個大白痴,他什麼都沒告訴我,我那麼笨……以為已經很細心注意他生活上的每件事情……以為我遺漏的那些,等他想講就會告訴我了……我不是故意的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如果他在那期間,認真跟我說一次,說他喜歡我,我會認真去想,認真發現!可是他都沒講啊,他什麼都沒告訴我……讓我也像白痴一樣……」 

 

  我有點手足無措,欸,臨時加演也不是這樣……這是誰偷拍下來的影片啊? 

 

  接著是我打球的糗樣……一樣很拙的姿勢,三兩下就被抄球,身上的衣服又隨便亂穿,流得滿頭大汗,又醜又糗…… 

 

  欸欸欸欸欸欸,底下的觀眾哭屁啊!又不是在看電影!我的臉很醜!可以拜託大家不要看了嗎!這不是畢業典禮嗎?台上的來賓居然也都跟著看熱鬧,校長臉都綠了,剛剛就怒氣沖沖往後台去,怎麼還沒能阻止這些惡搞的東西…… 

 

  也許校長去後台只是去大便而已,整段影片都沒有被停止,直到最後一球我摔倒在地上,整個禮堂都瞬間安靜下來。 

 

  畫面關閉,又切回我和子欽的後腦杓。我難堪得低下頭又搖頭,根本就不敢再面對曾子欽嘛,更不要說我們現在正在破壞畢業典禮啊啊啊,我只想要拔腿就跑……

 

 

  「我啊……也常常在想,如果我坦率一點,我們就不會走到這一步了。」子欽微笑,低下頭,看著鞋子,「如果我直說我不想看你交男朋友,如果我直接問你要不要考慮和我在一起,如果我多說幾次我喜歡你……」

 

  子欽雙手繞上我脖子,我順著他的姿勢低下頭,望著他的眼,他的唇、我的唇,輕輕碰觸彼此,一下、兩下、然後緊密交纏……

 

  那個……聽說,接吻的畫面放大在後面的布幕上,也聽說回到台上的校長都快昏倒了,現場有女生喉嚨叫破了,也有人眼淚從沒有停過,不過我什麼都沒聽見,什麼都沒看見,就這樣吻著子欽,直到有工作人員用快哭出來的聲音拜託我們去外面再繼續……

 

  *

 

  我抓著子欽的手,我們倆躲在沒人會來的系館頂樓,這兒有個小屋簷,底下可以靠著牆坐著躲太陽,外面太多人,走到哪裡都被指指點點。

 

  子欽叫我把褲管捲起來。

 

  「笨……你不是從沒在球場上受傷過?」

 

  「這是愛的記號。」我嘿嘿地傻笑,又把褲管捲下來,講完我就尷尬了,幹啊,什麼愛的記號啊,肉麻死了啊啊啊,對著曾子欽講這種話好不習慣啊。

 

  對於我的發言他也錯愕,大概以為我會像以前一樣飆髒話,『幹!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摔啊?』所以他呆了一下也跟著我笑了。

 

  這次換我愣著,好久沒逗他笑了,我以前最愛逗他笑了,看到他的笑容,我簡直……

 

  「嗚。」

  「咦?白、白痴喔!你幹嘛!你哭什麼啊!蘇燦賢!欸、欸!」

 

  好一下子,子欽手忙腳亂,他還是跟以前一樣會隨身帶衛生紙,一張、兩張,整包衛生紙都被我用完了,我想,沒有衛生紙了,還是不要哭好了,眼淚就停下了。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在曾子欽面前哭。

 

  子欽現在就坐在我旁邊,他拍了我的腦袋一下,「你姊說你在哭的時候,我還以為她在說笑話逗我,全世界最不可能哭的白痴居然哭了……」

 

  我吸吸鼻涕,沒有回應。

 

  「原來是真的啊。」

 

  實在有點糗,所以還是沒講話。

 

  「可是,世界上沒人哭得比你好看了。」他的語調突然變得好溫柔。

 

  我轉頭望著他,他又給了我一個笑容,「怎樣?笑一個啦,你每次講這句我都會笑啊。」

 

  我伸手抱住身旁的人,緊緊的摟住,「才怪咧,世界上有一個人哭得比我還好看,笑起來更是宇宙第一……」

 

  「肉麻。」他在我懷裡悶悶地說著,雙手繞上我的背。

 

  *

 

  「欸,我們兩個都是愛哭鬼,以後誰上誰下啊?」我問。

  「蛤,這還要問嗎,你不上我就不愛你了啊!」

 

  「當初哭著說上我也沒問題的是誰啊?」

  「我記得我說完以後,就被一個帥哥給上了。」

 

  「幹!曾子欽!你到底是愛我的人還是哈我這根啊?」

  「小壞壞,你剛剛說要幹誰?」

 

  「幹!」

  「……好啦好啦,輪流總可以吧?」

 

 

  PS. 

 

  「嗚啊啊啊啊,蘇燦賢那個白痴!嗚啊啊啊啊!」蘇媽正拍著弟弟的頭。

 

  「嗚啊啊啊啊我的欽欽,我的欽欽的嘴唇,被那白痴玷汙了啊啊啊……」蘇弟躲在蘇媽的懷中持續大哭。

 

  「你誤會了。」蘇茜倩在一旁道,「若照著你對玷汙的定義,應該說,早就,全身上下,都被玷汙了。」

 

  糟糕,蘇媽苦笑,眼看懷中的小兒子哭聲突然停頓,然後抬頭,爆出了更大的嚎啕大哭,脫離了母親的懷抱,轉身跑走。

 

  媽媽無奈地看了姊姊,又把目光追向那跑遠的身影,啊……跑好快,糟糕,撞到人了……

 

  蘇媽正猶豫著要不要過去幫忙跟對方道歉,但兒子都已經大學了,這種事情還需要母親出面嗎?

 

  遠遠看著對方,是個穿西裝的男人,把兒子扶起來,蘇媽還是忍不住把腳步稍微靠近一點,咦,那是……之前阿賢帶回家吃飯的那位……也來參加畢業典禮啊。

 

  對方似乎也認出蘇光賢,還幫蘇光賢拍拍身上的草,又摸摸他的頭,咦?那個傻兒子……用力把對方推開就迅速跑走,那人後退了幾步,眼神轉向蘇光賢離開的背影。

 

  蘇媽無奈的嘆氣,孩子好像永遠都長不大。不過,算了,傻人有傻福,希望孩子幸福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嵐
  • 超好看的~~!!!
    邊看邊笑......
    也邊看邊哭......
    子欽真的好可憐...Q口Q
    -----------------------------------
    前面幾集時,就覺得子欽的苦戀一定要有個美好的結果~
    可是高捷怎麼可以這麼溫柔阿阿阿阿 ! ! ! ! !
    (已經到令人臉紅心跳的程度了阿!!!!)
    但是還是喜歡"閑閑親一下"這個配對XD!!
    ......所以高捷會跟弟弟配對的意思嘛OAO...
    ......還有高捷跟前情人的故事阿
    ......還有蘇媽和蘇爸的故事欸欸
    (((作者你埋了好多梗沒寫欸欸欸XD

  • 子欽是癡情花啊~哈哈~
    高捷是好男人啊! 歡迎大家訂去用
    保證臉紅心跳又滿足的唷!!(欸!

    ...結果是第一人稱的主角最可以被忽略(蘇燦賢淚目)XD

    那麼 關於其他人的故事!等我!慢慢想蛤~~XD

    謝謝你喜歡這對笨蛋~哈哈~~

    官官居啾 於 2011/05/21 16:33 回覆

  • 嵐
  • 哈~~對欸~!!
    燦賢完全被忘了...
    因為他白目到神經裡去了嘛~~XD
  • 哈哈哈
    帥氣學長出來發言~XD
    蘇燦賢一直都是容易被忽略的人!

    官官居啾 於 2011/05/22 21:52 回覆

  • ll
  • 我想請問限制級的密碼是多少??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