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媽說,為什麼家裡的人會認識子欽啊?媽先讓我看了一個影片。 

 

  「……好好喝啊!這酒!蘇爸!你的酒跟你的人一樣,其貌不揚,但品嚐過後想必相當美味!難怪蘇媽那麼愛你!人家說,好人出好酒,蘇爸……你一定是好人……」 

 

  畫面一開始就是曾子欽的側臉,他和我爸在講話,場景也是在這客廳,桌上擺了幾瓶瓶身樸素的洋酒,子欽目光轉到了鏡頭,突然靠近了鏡頭,他的臉放得很大。 

 

  「你在拍嗎?蛤啊?好啊,你拍,紀錄下來,我居然在蘇燦賢的家喝酒……得不到他的人,我得到他的家人!耶,蘇茜倩……」 

 

  然後曾子欽又慢慢轉過身,把衣服的帽子戴起來,「太陽好大,我會曬黑……」 

 

  「下午也是這樣,太陽好大,很怕曬黑,我就躲著躲著,後來就莫名其妙跟蘇燦賢告白,我說,我喜歡你,蘇燦賢。……」曾子欽的背影稍稍的發抖,聲音愈來愈小。 

 

  「嗚啊!他不愛我!」音量突然放大,隨即變成了細碎的哽咽聲。 

 

  最後媽媽哄著曾子欽說要帶他上去睡覺囉,影片結束。 

 

  我勾起嘴角,子欽酒品好差,喝酒還會發酒瘋。 

 

  媽說,那時覺得那個男孩有點可憐,所以留他下來,剛好也有個人可以一起玩。然後拿出他們拍的大頭貼,咦,是媽媽和一個女孩的照片,我看了好一下,才認出那是子欽,畫女妝好正啊,可惡的曾子欽。 

 

  「她超漂亮的唷,路上好多人搭訕,都搶走我的風采了。」 

 

  媽又說,姊姊對阿欽也很關心,難得姊姊會想要關心人,所以覺得更要稍微幫一下那男孩,還有弟弟也很喜歡他,一直說是一見鍾情;還有難得有人這麼喜歡爸爸的酒,所以連爸爸都覺得他不錯。 

 

  「可是你好像不喜歡他……雖然當初是我和阿茜鼓勵他,還可以再加油,有天也許你會被他感動?害他傻傻的從大一等到大四,後來聽說你交男朋友……只好用點方法讓他死心,讓他跟你們一起吃頓飯,這樣比較乾脆嘛。」 

 

  就是那個漂亮的女孩,喝酒喝很多的那個。連阿捷都認出來了。 

 

  「雖然會傷心,但也是成長嘛。昨晚吃飯,就是他主動說要約你回來。說好好跟你說句恭喜。我想,這樣你應該會比較舒服吧,不要為了感情的事情和朋友鬧翻……大家還是可以當好朋友。」 

 

  「……」 

 

  「沒關係啦,沒見到面也是好事,他會忘得更快,雖然現在比較痛苦,但他會好起來啦,他很堅強又很單純,會找到好男人的,你不要擔心啊。」 

 

  離開家門時,我站在社區門口徘徊了一下,聽說子欽昨晚在這兒等了一整晚,又聽說姊姊當初也是在這兒發現子欽。 

 

  我拿起手機,打了那仍然無人接聽的電話,轉入語音信箱。 

 

  「子欽,對不起……我喜歡你。對不起……」我只能想像著子欽就在電話那頭,他總會聽到我的心意的,無論何種形式。 

 

  回到住處之後,疲倦的我倒上床,雙眼酸澀,在外頭奔波了一整晚……我眼皮漸漸感到沉重,然而我還沒完全睡著,電話響了。 

 

  我立刻睜開眼,伸手往床頭撈,……顯示號碼,阿捷。 

 

  我把手機放在胸口,不想接,誰的電話我都不想接,我等的只有一個人的電話。然而我從白天等到夜晚,從夜晚又等到天亮,一天又一天,我等待的號碼始終沒打來。 

 

  原來如此,子欽的絕望是這種感覺,這麼無力又深沉。 

 

 

  * 

 

  就算是一個人,生活還是要過。 

 

  隔了一個禮拜,這天我去便利商店應徵打工,店長叫我從明天開始實習。正好回到家,心情正輕鬆時,手機響了。 

 

  這整個禮拜都是如此,手機一響就心跳加速,閉上眼默默祈禱,但有時是店家打來要我去面試,有時是學校同學,有時是詐騙集團……從不是我等的那個電話。我也像平常一樣拿著手機,不敢馬上看是誰打來的,眼睛閉著深呼吸,然後睜開眼…… 

 

  是姊姊打來的。

 

  「Hi,姊。」

 

  「阿欽昨晚打電話給我。」完全不廢話的風格,直接切入主題。

 

  措手不及的心臟糾結感出現,「你說曾子欽嗎?」耳中聽見了砰通砰通的聲音,「呃,他在哪?放假嗎?方便見個面嗎?我……」

 

  「等一下。」姊姊那依舊冷淡的語氣打斷我,「沒有放假。不能見面。」

 

  咚一聲,腦中被敲了一下,心情冷靜了一點,卻也戰戰兢兢,子欽沒打給我而是打給姊姊……

 

  「阿欽請我轉達,他有聽到你的語音留言。」胃開始糾結,我的手好像在發抖,真想捂著耳朵什麼都不聽,可不可以只收到好消息,其餘的一律不准存在。

 

  「他說,謝謝你,但他暫時想先忘了你。」姊姊依舊冷淡的語調,也可以猜測子欽的表情和聲音,是何等冷漠,心情是如何平淡。

 

  咚咚咚,腦袋有人在打鼓,一句一句打了我的頭、我的胃、我的心……

 

  「想要忘了我。」我僵硬地重複了一次。

  「對。」

 

  「還有說什麼嗎?」

  「沒有。」

 

   咚咚咚咚咚,腦子裡的鼓愈敲愈激烈,我搖搖晃晃地找了椅子坐下,閉上眼,有點暈眩的感覺,電話那頭停了好幾秒沒出聲。

 

  「阿欽在哭。」

  「……」

 

  「……他叫我不要跟你說他在哭。」

 

  我想像著子欽的眼淚,還是一樣美麗,滑過那白淨的臉龐,紅潤的嘴唇,那眉頭皺起,眉毛垂下,雙眼滿是悲傷。

 

  姊姊又說,子欽邊哭,邊說著他不知道他現在對我是什麼感覺,光是聽到我的聲音他就哭得好慘了。還哭著說當兵好累,心情很差,每天都在勞動,還得曬太陽,想到我的事情就心情更糟了,但不能哭,他只好讓自己更累,累到一碰枕頭就可以馬上睡著。

 

  就是說啊,曾子欽連整理房間都懶的人,最討厭勞動力和流汗的人,最害怕曬太陽的傢伙,居然短時間內把房間打包完畢搬家,並且迅速去當兵……簡直就是最近聽到最誇張,跟世界末日一樣可怕的事情嘛。

 

  「下次妳就跟他說,世界上沒有人哭得比你還好看,他就會笑了。」

  「嗯。」

 

  「叫他當兵加油。」

  「嗯。」

 

  「也告訴他,我……會等。」

  「……嗯。」

 

  「謝謝。再見。」

  「你在哭嗎?」

 

  「鼻子有點過敏。」

  「保重。」

 

  「嗯。」

 

  掛掉電話以後,心情平靜許多。那份焦急著想找到子欽的心情,還有想傳達給子欽的心意,輕輕地飄散。

 

  因為我懂了,就算我現在見到子欽,對他說一萬次我愛你,他的眼淚也不會止住。只要意識到我的存在,對他而言就是悲傷。而我只要想到他的眼淚,就止不住哭泣的衝動。

 

  即便我會等他,但我想,我和子欽也許真的結束了。

 

  這念頭在我腦中竄過千遍萬遍,但我不想面對,然而,這次好像是真的,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