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一個大房子外頭,有高高的圍牆,黑色的鐵欄杆,透天獨棟的一個大房子,裡頭還點著燈,我站在那圍牆外頭,注意到頭頂有監視器,稍稍低頭,寒風陣陣吹過,我把帽子拉得更低,收起下巴藏到圍巾裡,好冷好冷。 

  大二做的班級通訊錄,留下了全班每個人的住址,雖然不是每個人都會收藏這東西,但這東西是我負責製作的,我有電子檔,要找到曾子欽的住址並不難。 

  打他的電話都沒開機,只好直接來他家找他,就算不在家,也可以知道他的動態吧。 

  這房子比我家那種社區的房子看起來要豪華得多,……我非常緊張,而且已經十點多了,怎樣都不敢按門鈴,站在門口徘徊,看能不能遇到曾子欽湊巧要出門買宵夜之類的……這又不是住宿舍! 

  同時發現曾子欽家其實離我家並不遠,要算的話說不定是同個學區,不過我和他以前不認識,也許曾經在同個國中內擦身而過也說不定。 

  總之,在這裡站十分鐘了,再不按門鈴,會被當成壞人。 

  我按下那黑色按鈕,對講機傳來了音樂聲,沒多久有人來應答,是女人的聲音,「哈囉,你找誰?」 

  我對著那對話機,不自在地用僵硬的聲音回答,這是早就準備好的台詞,「我是子欽的大學同學,你好。」 

  「咦?等一下喔!」 

  鐵門在眼前打開,對話機又傳來聲音,「進來吧!」 

  走進鐵門,到那棟房子大概還有幾公尺的距離吧,兩旁都是草皮,鐵門到大門之間舖著一條小石子步道,天色很暗在外面沒發現,一旁傳來的狗叫聲轉頭看,一隻黃金獵犬被綁在狗屋旁,邊搖尾巴,友善地叫了幾聲。 

  門開了,一個綁馬尾的女人走出來,是剛剛對話機的人嗎?不止一個,後面又跟了另外一個頭髮很長的女人,然後是頭髮較短的女人,三個人靠在門邊,……那眼神是在打量沒錯吧? 

  「呃……你們好。」我先打招呼。 

  「嗨!」短髮的那個相當開朗地笑笑,笑起來很好看,但另外兩個就算沒笑也很好看,全部都是美女姊姊。「我是子欽的大姊!」短髮那個繼續說道。 

  「這是二姊,那是三姊。」先是綁馬尾那個,然後是長頭髮那個,大姊停頓了一下,「我媽還在加班。」 

  這…… 

  「你是欽欽的男朋友嗎?」劈頭丟過來的問題我愣住,呃,非常可愛的聲音,像國中小女孩那種,所謂的娃娃音吧,我把目光轉到長頭髮的姊姊身上,她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望著我。 

  「不是。」我搖頭,然後我說,「……我是追求者。」 

  「咦!」長頭髮那個發出一聲少女的驚呼。 

  「嘖嘖,那你要加油,子欽很搶手。」綁馬尾的開口了,語氣也如她的外型一樣俐落。 

  「沒問題吧!他這型是欽欽的菜呀!」 

  「才沒有,現在不是了啦!子欽提過那個叫什麼菜的?他現在不喜歡這型了啦。」 

  「欸……我看你有點像那個什麼菜喔?我看過照片耶……」 

  幸好我有毛線帽和圍巾擋著,我哈哈的乾笑兩聲,「請問子欽在嗎?」 

  三個人同時沉默,一起搖搖頭,然後繼續七嘴八舌。 

  「他下禮拜要去當兵,今晚朋友幫他餞行。」 

  「對啊!那個人還一直欽欽、欽欽地叫他,你行不行啊?敢追來家裡,卻沒有好好掌握他行蹤?」 

  「……你真的很像那個什麼菜耶,我看過照片喔……」 

  我慌得後退一步,「那,我改天再來好了!」隨即轉過身離開。 

  「欸!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是蘇燦賢!」我走出那鐵門外,對著那門口的三個女人大聲道。 

  子欽不在家。下禮拜就要去當兵了。會和什麼朋友去吃飯?而且還是一直喚他「欽欽」的人。 

  唉,我從不知道曾子欽的交友情形,至少學校方面他沒有那麼要好的朋友。那會是跟誰出去? 

  我拿起手機,又打了一次他的電話,還是一樣沒開機。

  我抬頭看了一下,這房子果然有監視器,我沿著圍牆往外走一點,看得到那大門,但不至於被門口監視器拍下的距離,站在那兒等著。

  夜愈深,風愈大。穿出來的禦寒衣物好像開始沒什麼用了,總覺得寒風從衣服的每個縫隙鑽進來,像要從毛孔入侵一樣,我仍站在路邊,電線桿旁,幸好這附近沒有太多住戶,時間晚了也沒有行人。

  不過也因為這樣靜悄悄,有點可怕。

  又一陣風刮過,臉好像會被割傷一樣,冷得我再次縮起脖子,手插在口袋,來回走動。已經十一點半,捷運沒了。

  我慢慢地蹲下,天氣冷連膝蓋都很僵硬。蹲到腳麻了又站起來,背後的圍牆很冰,但不靠著東西又覺得腳很痠,我不想坐在路邊,坐在路邊讓子欽看到顯得很狼狽。套句他說的,偶像包袱。

 

  「欸!你這傢伙真的有偶像包袱耶!長得帥就一定要這樣嗎?」

  那次在排隊吧,學校的校園演唱會,要排隊入場。那天有曾子欽喜歡的樂團,所以曾子欽堅持要提早三個小時到現場排隊。我和曾子欽在那體育館門外,他隨意就坐在地上了,但我怎樣都不坐。

  「這條褲子我還要穿,弄髒了很麻煩。」

  「偶像就不用洗褲子喔?」

  「去你的!你等一下問問看那個女主唱有沒有洗褲子?蠢驢!」

 

  嘴角不自覺上揚,我回過神,我居然蹲在路邊睡著了,現在凌晨一點,還是沒見到子欽。

  不知不覺間又低下頭,任寒風侵襲,像這樣的夜晚,總讓人倍感寂寞,天空黑漆漆的一片,連顆星都沒有,像是全世界都睡著了。

  *

  凌晨三點,有輛車開進了大房子,我遠遠的瞇著眼,偏偏是逆光看不清楚是誰,我慢慢地靠近那圍牆,稍微墊腳尖就可以看到裡面,眼見那車子停在狗屋旁的空位,直接壓在草皮上。

  下車的是一個長髮的女人,和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是子欽的爸媽吧?太暗了看不太清楚臉,但兩人的動作都慢慢的,也許是因為很累。女人和男人一起往門口走去,開門,關門。

  除此之外沒有看到其他人。

  仍然沒見到子欽。

 

  清晨五點多,手機響了,我的意識模模糊糊,愣愣地拿起手機,是阿捷,這時間打電話過來?

  我慢慢移動關節,腳都沒感覺了,站起來,手指也有點僵硬,通話鍵按不太下去,終於,電話接通。

  「……怎麼了?出什麼狀況嗎?」腳步像老人一樣,我慢慢地移動腳步,慢慢的原地踏步。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覺得沒告訴你不行。」

 

  「嗯。」雙眼還很澀,我瞇著眼睛,聽著話筒那邊的人說話,眼睛慢慢地隨著放大,……幹!這件事情怎麼不早說!

 

  我沒跟阿捷多說什麼,連忙掛掉電話,轉身就開始狂奔,沿路的風景在身旁緩緩移動,我看起來像在晨跑的人嗎?圍巾、毛線帽,現在對我而言有點累贅,我停下腳步把東西收到後背包,繼續奔跑,這絕對是我人生中跑最賣力的一段路了。

  練球也從沒這麼認真跑過。

 

  「在你家吃飯那天,那個女孩,如果我沒認錯,是你那位朋友吧。雖然只見過一次……」

 

  所以昨晚,我們家在幫子欽送行!弟弟口中的親親,姊姊口中的朋友,爸爸和媽媽不斷提醒我要回家,他們都知道我和曾子欽的事情嗎?為什麼會知道?他們串通起來嗎?是不是全世界只剩下我沒發現?

 

  沿路狂奔,我不知道跑了多久,沿著我認得的大路狂奔,天還很黑,我超過了一些慢跑的中年人,遇到斑馬線時停下來,喘了幾口氣,確定沒有來車又繼續往前跑。直到我看到那熟悉的社區,我腳步慢了下來……

 

  社區外頭沒有人,早晨仍是一片寧靜,只有鳥叫聲輕輕的傳入耳中。

 

  天已經微亮,我喘著,手顫抖地伸進包包裡,撈了好一下才找到鑰匙,小聲的打開門,現在還沒六點,應該還沒人起床吧?然而廚房透出的光線,讓昏暗的走道和客廳有點光,心臟砰砰、砰砰地跳著,呼吸還沒平復……

 

  我小聲關上門,緩緩移動步伐,往屋子的深處走去,那燈光的來源……

 

  「咦?阿賢?」

 

  廚房只有一個身影,母親詫異地望著我,手中正拿著吐司,「這麼早?」

 

  我呼吸還沒平復,然而我還是很著急想開口,「他……呢?」

 

  母親愣了愣,「咦?你說誰?」

 

  「……子欽。」我小聲答,呼吸尚未平復。

 

  「昨晚吃完飯就走了,不過……剛剛要出門跑步時,發現他還蹲在我們家門口。」

 

  「他呢!?」

  「太冷了,整個人都硬梆梆的。我幫他叫了計程車。他今天要去報到唷,太累不行的。」

 

  「今天?不是下禮拜?」

 

  「是今天沒錯唷。」

 

  我轉過身又往門外衝,攔了輛計程車,可惡、可惡、可惡,不管怎麼阻撓我,怎麼耍我,我要找到子欽,我就是要找到子欽!

 

  當我到子欽家,又對著那對講機說著我要找子欽,然而對方,我認不出那是哪個姊姊的聲音,說,「子欽走了唷。」

 

  「呃,等等,請問他去哪裡?」

 

  對方沉默了一下,「等等唷。」然後聽見她對著家裡頭大聲問,「欽欽去哪當兵啊?」

 

  過了好一下子,鐵門開了,我走進那鐵門,到他們玄關處,昨晚凌晨開進家的那輛車仍在草皮上,大狗繞在車旁一直汪汪了兩聲。

 

  出來的是大姊,「欸,蘇同學,我們記錯了啦,欽欽是今天去當兵耶。媽咪說他早上才回到家,拿著行李直接上計程車。現在搭高鐵去南部啦。而且,你這個壞蛋,你就是蔬菜同學,欽欽桌布的照片就是你,哼哼。」

 

  我恍惚地說了謝謝,轉身就踏出那大房子。

 

  啊。真的走了。曾子欽。

 

  拿出手機,又打了他的電話,仍然是語音信箱。

 

  我和他竟是這樣擦身而過。

 

  我抬頭,看著天空,天空仍灰灰暗暗,畢竟是冬天嘛,讓人分不清時間的早晨,我慢慢走著,突然覺得會冷,縮縮脖子,走到附近的捷運站,上車,然後又走了好幾段路,最後,回到了家裡。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