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丟曾子欽的日子裡,曾經有過幾度我拿起手機,就是說啊,這個年代多方便啊,我想要找誰,電話號碼一撥就聯絡上了,訊號發射出去,要找誰都可以…… 

 

  我不敢。我從沒真的把號碼打出去過。若是我真的打給他,我怕一發不可收拾的思念會爆開,傷害到的是所有的人。 

 

  我也曾睡前打簡訊,像是「你在幹嘛啊?」、「你在哪裡」、「我想你」之類的,卻不知道要發送給誰。 

 

  走出醫院之後的第一件事情,我拿出手機,把那熟悉的號碼默背出來,按下撥號,然而子欽並沒有開機。 

 

  唉。 

 

  把手機收回口袋,站在醫院門口,徬徨地看著大路來來往往的行車,進出醫院戴著口罩的人們,有人推著輪椅出來,有人拿著點滴坐在門口,邊抽著煙,計程車司機忙著拉客人,有的人剛從計程車上下來,扶著行動不便的老人。 

 

  一輛救護車閃著急促的光芒,從醫院大門口經過,繞進了醫院後方,剛剛我出來的急診室出入口方向,所有人注意力都被那令人緊張的救護車聲響吸引,等聲音平息,大家又面無表情地發呆、抽煙、做自己的事。 

 

  最後,我又往常走的方向移動,都走到這一步了,如今我只有一個選擇,也是我最想做的事情…… 

 

  我要去找子欽。 

 

 

 

 

  球場的燈依舊強得讓人刺眼,我沒想過我會再來到這球場,至少三個月前退出球隊時,我還暗自下決心絕對不會再靠近這裡…… 

 

  球場上的大家仍在練球,流汗中的男子漢在寒冬中也是短褲和球衣,真是太強壯了,前幾年我也都是這樣跟大家一起,惟獨今年不同。 

 

  從我出現在球場,系經兩個系經學妹滿是震驚地望著我,場上練球的人也有些好奇地把視線轉過來,學長正在如往常那樣猛烈地訓練大家,吼著大家,而我就在站場邊,學長看了我一眼,先是停頓,瞬間皺眉,隨即轉過目光,又把注意力拉回球場上。 

 

  我站在場邊,一直站著,看著學長英姿煥發的樣子,還是一樣很帥啊,以前很仰慕他不是沒理由的。 

 

  被我的目光刺到有點受不了,加上球場上的人一直把注意力轉到我身上,還有球場外圍觀的人漸漸增加,學長終於決定暫時放過場上的人,要他們自己練習,往我這兒走過來,態度當然一樣……冷得可怕。 

 

  「你來幹嘛?」 

 

  「我……要找子欽。」 

 

  學長的表情瞬間變化,原本的不耐煩立刻變成厭惡,目光簡直要把人給瞪穿了,幾秒鐘之後,漸漸又沒那麼憤怒,變成了冷笑,「找子欽?」 

 

  聽到了,身旁的學妹小聲發出驚嘆聲,球場上好像瞬間安靜下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聽到我們的對話了?餘光掃到圍觀的人仍在增加,原本一向圍在鐵網外的人,今天像是壓抑不住,全部都闖到了場邊。 

 

  我站直,望向學長,他繼續道,「唷,不是叫我要好好安慰他嗎?叫他忘記你這個爛人?欸,你一輩子後悔也不甘子欽的事。……少煩他。」 

 

  「我只想知道子欽在哪。」 

  「知道了又要幹嘛?」 

 

  「我喜歡子欽。」 

 

  一瞬間,週遭那倒抽一口氣的聲音又出現了,「所以我想跟你確認,學長現在和子欽在一起嗎?有的話,我祝福你們。沒有的話,拜託你,告訴我,子欽在哪裡。」 

 

  學長沉靜,那雙眼瞪著我,仍是不耐煩與憤怒,「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語氣壓抑著情緒,「你快滾。」 

 

  「拜託你。」 

 

  「不要在這裡裝可憐!」咆哮聲終於壓抑不住,「在大家面前裝可憐要幹嘛?你想過子欽嗎?你考慮過他的感受嗎?憑什麼你這白痴來這裡裝個可憐,我就要幫你?」 

 

  「對不起。」 

 

  「不要跟我道歉!」

 

  我握緊雙手,身體禁不住的微微顫抖,雙眼仍不懼他的瞪視,直直望向學長,那額際還有汗水,球衣蓋不住那漂亮的肌肉,帥氣的學長。

 

  阿捷說,調整方向看看。

 

  「如果我一開始不要誤以為我喜歡學長你。如果我一開始就發現他的心意很認真。如果我一開始就發現我喜歡那個笨蛋。」我的聲音愈來愈大,「我是認真喜歡他。所以願意幫他買跑腿,願意跟他當鄰居,願意他一通電話我就騎著機車去接他,願意作業借他抄,願意告訴他很多事情,願意幫他擦去眼淚,願意跟他接吻,願意跟他擁抱,願意跟他做愛,願意……」

 

  願意和阿捷分手。因為等我發現的時候,四年已經快過去。全部都是他的影子。

 

  「學長你說子欽很難過……我又何嘗……不傷心……子欽那個大白痴,他什麼都沒告訴我,我那麼笨……以為已經很細心注意他生活上的每件事情……以為我遺漏的那些,等他想講就會告訴我了……我不是故意的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如果他在那期間,認真跟我說一次,說他喜歡我,我會認真去想,認真發現!可是他都沒講啊,他什麼都沒告訴我……讓我也像白痴一樣……」

 

  我輕輕閉上眼,唉,不小心就愈說愈多了……

 

  「蘇燦賢。」

 

  我睜開眼,望向學長,一顆籃球傳了過來,我接住。

 

  「你要是能成功上籃一次,我就告訴你。若是被我搶到十次球,你就滾。」

 

  這是學長最大的讓步了。我內心苦笑,拜託……我的球技怎樣還不明白嗎……但不管怎樣,埋頭硬幹也好,把學長用力撞倒在地然後衝去上籃也可以!

 

  事實上,想耍手段很困難,球場那麼大一個,周圍已經全部都是人了,都在看我和學長的……對決。

 

  我不顧一切,憑著自己的本事,運著球,不斷閃躲,努力想往那籃球框靠近,只要靠近一點就可以上籃了,學長動作俐落地在我面前防守,幾次手過來就要搶走我的球了,我連忙又迴身躲過,結果又退回原點,距離球框還是一樣。

 

  正當我還望著那球框苦惱著要怎麼靠近,學長突然一個閃身,衝了過來,啵一聲,球已經落入他手中。

 

  第二球被搶走時,我覺得有點熱,把身上的厚襯衫也丟到一旁和帽子圍巾放在一起。

 

  第三球、第四球、第五球……可惡,愈來愈沒力氣,球被搶走的時間愈來愈短,我重重的喘著,運著手上的第九球,不管怎樣,這球一定要守著,身旁的加油聲不知從何時出現的,整齊劃一,就像以前那些加油團一樣,吶喊著要我加油。

 

  「蘇燦賢!還是一樣混啊!」我放低身子,運球,感覺那粗糙的球在手中運動,只見學長又加快速度朝著我過來,糟糕,已經來不及回身,顧不了那麼多,我只好雙手抱住球,用全身力氣閃過學長。

 

  手和腳都用力和水泥地摩擦,慘了,要留疤了,我一直都那麼小心翼翼的……算了算了,疤痕是男人的印記啊啊啊啊。

 

  球場四周安靜下來。似乎都在等著躺在地上的我有什麼反應。

 

  我慢慢坐起身,學長彎下腰來,把我懷中的球拿走,「你犯規。」

 

  我看看我的手和腳,在流血,然而我還是又站起身,「欸!學長!還有一球!」

 

  他把球往場外丟,「比賽結束。」

 

  「學長!」

 

  「我和子欽沒有任何關係。他休學以後就回家了。」

 

 

  我慢慢地移動腳步,到球場邊拿起我的衣物,套回襯衫,接過學妹丟給我的毛巾,擦汗,學長走到我身後了,高高的影子罩著我,從我背後突然抓著我的領子,我後退了一步,然後聽到那聲音又回復平常那穩重的學長,「要認真對他。」然後領子又被放開。

 

  我轉過身,看著學長的背影,彎下腰,像剛剛結束一場比賽,向對手致敬,「謝謝學長。」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