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記起曾子欽生日的那年,大二,我問他,你想要什麼。 

  「沒有耶。衣服鞋子什麼都不缺,男朋友也有。」 

  「幹!問你要什麼禮物還要被你消遣喔?」 

 

  「那你把自己綁好蝴蝶結,送到我床上讓我品嚐品嚐。」 

  「當我沒問。」 

 

  「可是壽星有權利許願吧?」 

  「對啊。」 

 

  「把我的額度送你好了啦!你那麼可憐……嘖嘖。」 

  「希望早日找到愛我的好男人。」我也完全不客氣。 

 

  他笑笑,「好啊,我以後每年的生日願望都是這個,希望蘇燦賢早日找到愛他的好男人。到你真正脫團以前我都會繼續許願。」 

  「去你的!意思是我要單身幾年啊?沒有下次了啦!今年一定會脫團!」 

 

  之後他的生日我沒有一次記得過,要嘛別人提起,或者真的被我忘記,過幾天才記起。但從沒聽過曾子欽說過他想要什麼。從沒聽他說過希望發生什麼事情。那幾年問起他的生日願望都一樣的玩笑話帶過,『希望蘇燦賢早日找到真愛!』。 

  只有這句話,是我第一次看見他說希望。 

  希望下次擁抱的時候能夠真心說愛。 

 

  三個月果然有點短,對曾子欽除了對不起,其他的話我都沒資格多說,傷口依舊,誰知道我會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發現他的足跡。 

 

  以前從不太別在意的小事,不斷在腦中冒出來。片段的記憶也好,對話、出遊、吃飯聊天、上課,什麼都有曾子欽。 

  我只好把腦袋埋到課本裡面,專心準備考試。讓自己腦袋忙碌得什麼都忘記。 

 

  無論如何,和曾子欽的事情已經結束。 

  和阿捷已經漸漸上軌道,晚上約好要做可以一起做的事情! 

  丟掉沒吃完的便當,我起身來洗臉,換衣服,下午五點,整裝完畢! 

 

  我坐在床邊發呆,七點半出門就好,在那之前我還有兩個半小時可以打發。要幹嘛? 

  電話響起,我腦中正想著不會是姊姊打來的吧,結果是爸打來的,這是第一次接到爸電話…… 

 

  「阿賢!」

  「爸!有什麼事嗎?」

 

  「在路上了嗎?」

  「蛤?」

 

  「你媽沒提醒你要回家吃飯嗎?」

  「喔!有啊,可是……」

 

  「早點出門啊!六點開飯,遲到就不等你了!」

 

  電話掛掉。

 

  幹!這些人!煩耶!老子今晚就是要和男朋友上床、上床、上床!就算這時候姊姊拿著刀子架在我脖子上,我死都不會回家!

  門鈴響了。

  我愣了愣,看看手機,又看看門,無奈地嘆口氣,往門口走去。

 

  「嗨。」

  「呃?」

 

  「我剛下班。一起回家?」

  「呃?」

  我錯愕地後退了好幾步,等、等等,為什麼姊姊真的會出現在我住處門口?還說出這種完全不像是他會說的台詞!

  我雞皮疙瘩爬滿全身,「你、你、你是誰啊?」

  「蘇茜倩。」她冷淡的語氣又回來了,我稍稍鬆了口氣,沒有被附身,雖然看起來不太一樣,但是是姊姊沒錯。

  「姊……」我想了下,從來不知道姊姊在這附近上班啊?

 

  「一起回家。」

  「嗯。」我覺得有點溫馨,點頭答應……欸!等等!「我晚上有事情啦!」終於有機會講出這句話了。

 

  「……」姊姊的雙眼直直地望著我。

  「我晚上有重要的約會啦!拜託!」

 

  「……」姊姊還是一直盯著我。

  「好、好啦!那你先回去!我晚點才到!總要讓我整理一下!」

 

  「……」

  「真的啦!我跟原本約好的朋友說一聲,七點以前到家,總可以吧!」

 

  「嗯。」說完,姊姊頭也不回地離去。

 

  望著姊姊的背影,我想了一下,原來如此,姊姊換髮型了,流海梳了上去,頭髮也綁了起來,漂亮的臉蛋完整的呈現出來,難怪今天那雙眼睛瞪起人來特別可怕。

 

  那個小姐到底是怎樣的人物啊?非得要出動全家來送她?我和她無緣無故地,少了一個人也沒關係吧?

  對不起啊姊姊!雖然頭髮弄這樣很好看,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關上門,回房間之後,聽見手機在響,是媽媽打來的!我慌的掛掉電話,不接,不接,絕對不接!

  下通又是弟弟打來的。

  接著是爸爸的電話。

  這些人存心要折磨我的良心,我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就在今夜,徹底和過去那悲慘的處男生涯告別!沒有人可以動搖我。

  六點整,手機又響了,我想,關機算了,然而拿起來看,發現是阿捷打來的。

 

  「喂?」

  「抱歉。」

 

  「什麼?」對於劈頭而來的道歉有點措手不及,「怎麼啦?」

  「我有事情。」

 

  「會遲到的意思嗎?」

  「不。不能到了。」

 

  「蛤?為什麼?」

  「總之不好意思,我先掛電話了。」

 

  電話又被莫名其妙掛掉。阿捷那邊很吵的樣子,完全不像在醫院工作的感覺,他跑去哪裡了?突然取消今晚的約會?

  搞什麼啊……那我一整天的期待,還有準備……無緣無故爽約,到底有什麼事情?

  腦中突然浮現了一張臉,昨晚回家前在店門口撞到的那個男人,我想起來他是誰了,是那個花襯衫!那張看起來無害,也完全不像同志,一個平凡上班族的臉,出現在那間店就覺得很不搭。

  ……是阿捷的前男友又去找他了嗎?有事情也是因為他嗎?

  再打回去給阿捷,他沒接。

  六點十五分,電話又響了,顯示是姊姊來電,掛掉電話,我關機。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