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什麼好後悔的? 

  那天曾子欽要我做出選擇,曾子欽或阿捷,我當下給了答案,確定的答案,沒什麼好後悔的。就算之後可能會發現這和理想的不太一樣,但沒什麼好後悔的。 

  所以不管之後別人再怎麼跟我說,曾子欽有多喜歡我,曾子欽有多好,曾子欽去了哪裡,那都與我無關。他選擇離開,我選擇阿捷,結果就是這樣。 

  沒什麼好後悔。 

 

  那天晚上學長走了之後,我打電話給阿捷。 

 

  「嗨,今晚怎麼沒來?」 

  「太累了。」我輕輕說著,真的有點累,停頓了一下才問道,「欸,怎麼辦?」 

 

  「怎麼了?」 

  「說不定,其實我……」我深呼吸,這種話我連想都沒想過有天會說出口,「我喜歡……曾子欽……」 

 

 

  學長警告我一定會後悔時,我的心已經支離破碎,被徹徹底底擊倒了。 

  我怎麼可能沒感覺?想到有個傻瓜默默跟在一旁,默默做那麼多事情,默默等待,就為了一個沒神經的白痴。 

  我能不動搖嗎? 

  更何況我發現,我對那個傻瓜,是那麼重視,那麼在意,在意得就算他強迫我上了床,我也沒有真的生他的氣;在意得聽到他可能有任何閃失,就要發狂。在意得他每次交男朋友,我都好失落。 

  原來。 

 

  阿捷沉默了好一下,我以為電話掛了,然而他還在電話那端,我聽到他很輕很輕的嘆氣。 

 

  「可是你把他趕跑了。」 

  「因為我是爛人……」一開口才發現,我聲音在顫抖,連忙用袖子擦掉眼淚,完全不知道什麼時候眼淚流下來,我多久沒哭過了?心裡頭沉沉的,簡直要窒息了一樣。 

 

  他大概很苦惱吧,又沉默了好久,才說道,「我有客人,晚點再打給你。不要再跑出門,休息吧。」 

 

  我閉上眼,眼角仍然潮濕,而且眼淚不斷流出來,到我無法克制的地步,整個心好像被挖走了,是不是曾子欽走的時候順便挖走的?傷口這種時候痛到受不了,我只好嗚咽地發出聲音,實在太痛了,不出聲沒辦法忍耐。

  房間裡只有我的聲音,聽見自己的哭聲覺得更加悲傷,眼淚氾濫,繼續放聲哭泣,變成了惡性循環一樣不斷地哭。

  到底是為什麼悲傷?為什麼哭泣?我很困惑,但就覺得連心都不見了,很痛,眼淚沒辦法控制地一直掉,很難受。想到曾子欽就是一陣悲傷,沒有其他情緒,只剩下巨大的悲傷。

  時間久了,疲倦感襲上。我爬起身到浴室洗澡,換過衣服,看見手機有未接來電,是阿捷打來的。

  我躺回床上,是不是不要回電比較好?反正我這爛人,繼續跟阿捷這樣下去會有任何結果嗎?不要再連絡了是不是比較好?

 

  我怎麼會連喜歡曾子欽都沒發現?

  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

  是上了床之後就愛上他了嗎?是因為他很漂亮愛上他嗎?是因為他講話賤得很好笑才覺得不能沒有他?是因為他打電動很嫩?是因為他一直都跟在我旁邊?是因為他總是記得我生日嗎?是因為他的情緒變化很大嗎?是因為他好像都對我愛理不理的嗎?是因為他老是愛吃我豆腐嗎?

  是因為他一直都那麼喜歡我?

  為什麼我完全沒發現那些事情?我一直以為曾子欽的告白是莫名其妙。其實只要我多去看看花開燦爛版,還是多和學長或是學妹聊聊也好,到處都有蛛絲馬跡,我卻什麼都沒發現,像個智障一樣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其實我只是懶得發現,因為曾子欽一直在隱藏,我也感覺到他在藏什麼,於是就一如往常地配合他,什麼都別說破,我也沒勇氣說破什麼,反正維持現狀很開心,我不想改變什麼,我很怕改變。所以他一直都是好朋友。我繼續無視他的情感。

  腦筋快打結了一樣。

 

  也許從第一次見面就喜歡上他了。開學的第一天,就是他坐在我旁邊,我偷瞄他,側面看見的是立體的鼻子,白嫩的臉頰,長長的睫毛,看得我有點出神,想著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人,是個極緻的零號,真羨慕。那時候是九月,天氣有點熱,他的領口開開的,我看得見那鎖骨的線條,漂浮在四周的是溫熱的空氣,教室電風扇轉動的聲音,老師在台上不知道在說什麼。

  記憶清晰地浮在腦海中。我居然還記得。

  所以我才讓他跟在我身邊,才配合他的一切要求,才讓他想怎樣就可以怎樣,才會嘴巴上說生氣其實從沒真的生氣,才會他要走的時候我這麼難過,才會做任何事情都希望是引起他注意,才會喜歡看他各樣的表情,才會做什麼事情都是先想到他。

 

  電話又響了,黑暗中發亮的手機,我還是接起電話,像是抓住救生圈一樣。

 

  「剛才的話題。」他說道。

  「嗯。」

 

  「怎麼辦好呢?」

  「不知道。」闖了禍,用不知道來搪塞是最不負責任的方法。我的聲音有點沙啞,聲音非常的小,我真的不知道。

 

  「真的喜歡他?不是同情?不是因為別人來說了什麼?」

  我搖頭,電話那邊他當然看不到,「說那些都沒用,反正我已經把他趕走了。」

 

  「嗯……」

  「對不起。」

 

  「沒什麼好道歉,不全是你的錯。人的心很奇妙,自己沒發現的事情,像一塊乾地一樣,突然有人挖到水脈,滾滾而出的水就這樣淹沒了整塊荒地。」

 

  好像被大水吞噬一樣,沉在水底,失去空氣。

 

  「到最後他都在問我,選他還是選你。」

  「嗯。」

 

  我深呼吸,閉上眼,還是有空氣的,只是空氣的來源不同了。

 

  「選了就沒什麼好後悔。」我緩緩道。

  「我應該不是會讓你後悔的選項吧?」

 

  「……我們還能繼續嗎?」

  「我們一直都在進行啊。」

 

  「……」

  「我可以幫你忘了他。」

 

  阿捷的聲音和語氣一直都是這麼溫柔。傷口隨著緩和,沒那麼疼痛,我想,事情會隨著時間過去吧。

  阿捷真的對我非常好,所以不能再像對曾子欽那樣時沒神經,可是我真的能繼續和他在一起嗎?真的要這樣繼續嗎?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