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要睡覺,其實我一整晚都睡睡醒醒,大概平均每個小時都會醒來看一次時間,等到天真的快亮時,上午七點,冬天的太陽比我還會賴床,離開棉被覺得有點冷,又鑽回被窩裡面。 

  想到今天晚上也許有什麼事情會發生,覺得心裡頭踏實了許多。交往了半年,決戰今夜! 

  整晚都睡睡醒醒加上過度興奮,力氣好像都用完了,縮在棉被裡頭不知不覺陷入沉眠,這樣也好,保持體力等著今晚…… 

  睡到下午兩點。並不是自己起床的,是手機在響,原本想好今天除了阿捷電話誰都不接,因為要準備好這個晚上! 

  我睜開眼,看看手機,不認識的號碼,我掛掉,不認識的號碼我從不接。 

  但沒多久手機又響起來,看了一眼,發現又是那電話,我皺眉頭,再次掛掉。結果那個人像是不打到我不接不行,第三通、第四通,到第八通我終於拗不過,詐騙集團應該不會打八通電話吧! 

  「喂?」 

  ……電話那邊沒有喂,只有陣陣奇怪的聲音,嗯?是變態嗎?聲音不太像,是吸鼻涕的聲音。 

  「你是誰啊?」 

  「嗚……」聲音繼續哽咽,我原本要掛電話了,那人才終於開口,「哥……」 

  「蛤?」我想了一下,「小光?」 

  「親親、我的親親要離開了……嗚……」 

  和女朋友吵架嗎?親親?我思考著,上次在家吃飯的那個女生嗎? 

  「喔,」我不耐煩地搔搔頭,床頭的電子鐘顯示兩點十四分,算了,弟弟失戀,花點時間安慰一下。 

  「吵架嗎?」 

  「嗚……他要離開了……」擤鼻涕的聲音惡意地侵犯我的耳朵,有點噁心。 

  「為什麼?」 

  「嗚、今晚、要送他……」 

  「喔。所以?」我開始有點不耐煩,今晚我有重要的約會。 

  「你要回家吃飯喔。嗚……」 

  「蛤?」

  電話突兀地掛了,我愣在電話前,什麼東西啊?回家吃飯?

 

  算了,我弟本來就是怪人。我把手機放在床頭,起身往窗外看,陰森森的,寒流來襲的日子,走到衣櫃看看今晚要穿什麼,長褲、襯衫,嗯?會不會不好脫啊?

  這樣不行,根本就是為了做愛而約的啊!還是要吃飯什麼的,有鋪陳,最後再順其自然上床吧?

  我傳簡訊問阿捷晚上要不要吃飯,大概半個小時之後他回簡訊說好啊,他八點下班,約八點半在捷運站好了。

  下午三點。我坐在電腦前上網。逛逛甲板,搜尋關鍵字【第一次】,喔喔喔,這真是太害羞了,但還是找得到幾篇關於第一次的文章。其中一篇我特別有印象:

 

 

   【和喜歡的傢伙第一次】

   我不是第一次

   但這是我和喜歡的人第一次

   是我半強迫他的

   很奇妙,說不喜歡我卻還是抱我

   明明是被我強迫最後變成我被強迫

   總之很奇怪

   說爽也有痛也有

   不過痛的感覺都是心裡頭比較難受吧

   怎麼說呢,明明感動到想哭卻也難過得想哭

   明明擁抱了,為什麼不能說喜歡你

   更糟的是做完之後他氣炸了

   啊哈是我強迫他的他當然生氣

 

   他很壞,明明被我綁住了還很兇猛

   還給人家射在裡面(羞)

   無論如何他還是原諒我了

   我還是會繼續暗戀他(羞)

 

   希望下次擁抱的時候可以真心說愛

 

   推:加油!

   推:加油!

   推:詳情希望!(敲)

   推:第一次就玩綑綁>/////<

   →:雖然方法不太好……但加油!

   推:傲嬌!嘴巴上說不要~

   推:           身體卻很老實嘛!

   推:我也想被原PO綁>////<

   推:被綁住就很兇猛了,沒綁的話……>///<

   推:你綁哪裡?

   噓:這樣強迫人家會造成反感吧?

   →:真的不想做,就算被綁也沒反應吧!還射在裡面咧!

   推:傲嬌!

   推:我也好想被原PO綁>////<我也可以很兇猛唷!

   推:其實他喜歡你吧!嘴硬的壞蛋~

   推:好好把握他唷!幸福不遠啦!上床了就是你的!

   推:加油!

   推:人正真好!

 

  我愣在電腦前,不是曾子欽常用的帳號,暱稱是【閒閒親一下】,發文時間已經是半年前左右。

  雖然都有在爬甲板,但文章很多所以不是每篇都有看,那陣子被色情視訊搞得心情很差,想到那些傢伙是在甲板惡搞我,就暫時沒去逛甲板……

  那個晚上在酒吧差點跟人打架,認識阿捷,也是那天回去之後被曾子欽綁上床。……時間點和這篇文章差不多……

 

  我搜尋了這個帳號,只有一篇文章。

 

  手機響起,有時一整天都不會有人打電話給我,今天倒是反常,是媽媽打來的,顯示她的手機號碼。

  「喂!阿賢!」

  「唷,有什麼事嗎?」沒事不會打來的。

 

  「晚上回家吃頓飯吧!」

  「蛤?小光剛剛也有打來。」

 

  「要餞行唷!人愈多愈好嘛。」

  餞行?那個女孩嗎?

  「我跟她又不熟……不用特地回去吧?她到底要去哪啊?小光哭成那樣。」

 

  「你回家就知道了嘛!」

  「欸我……」

  電話又掛了。

 

  突然發現我們家的人都很霸道。怎麼不問一下我晚上有沒有事情啊?

 

  我把手機丟到一旁,照這樣子看來,姊姊和爸爸說不定也都會打來,下午三點三十六分,我關掉電腦,肚子有點餓,睡了一整天都還沒吃東西!晚上八點左右才能吃晚餐,還是去外面逛逛吧。

 

  屋外很冷,我穿上後外套,圍圍巾,毛線帽也戴上,球鞋、長褲,縮在圍巾裡頭,考慮一下還是走路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吃好了,騎車太冷了。

 

  回到家,下午四點十三,好冷喔喔喔,但我是幸福的,微波便當很好吃,熱綠茶很好喝!

 

  覺得幸福到眼眶有點熱,這是什麼感覺?眼前的便當變得模糊,幾滴水珠掉到肉片上了,欸,已經夠鹹了,不要再加料了……

  我把便當放到旁邊,垂著頭,任眼淚不斷滑洛。

 

  「白痴喔!哭屁啊,承認你愛我不就好了嗎?」曾子欽一定會這樣笑我。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