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什麼好後悔的。 

 

  退出系籃,認真讀書,準備考試。隔壁不知道何時來搬走的,等我發現時,只見房東在一樓大門口貼上吉屋出租。沒有粉絲團跟在屁股後面(或者擋在身邊),偶爾會有不認識的學妹(或學弟)來告白,這個月以來已經三個人了。兩個學妹一個學弟。 

 

  女生的話大概都一樣就是女生。那個學弟長得可愛可愛的,在系上是很活躍的人,和我也挺熟的,我也老樣子完全察覺不出來哪些是圈內人,直到那天他約我去吃飯,隨便亂聊之後開玩笑說想和我交往。 

 

  「哈哈哈!你長得這麼可愛,我從沒發現你是同志!」我只是開開玩笑而已,我的性向是公開的事情,學弟可從沒認真出櫃過,我也從沒想過! 

  學弟沉默了一下,一臉正經,說他是認真的。 

  「學弟,呃,我已經有對象囉。」想來想去還是直接說清楚比較乾脆。 

 

  學弟又皺眉,一臉可惜的表情,「是喔……」 

 

  「哈、哈。」我乾笑。 

 

  「學長,對象是怎樣的人啊?帥嗎?還是娘?你喜歡哪種的?之前有謠言說你是零,又說你和子欽學長在一起?可是子欽學長休學了?到底是怎樣啊?」 

  「欸,那麼多問題你去問神明好了。」 

  「小氣。」學弟停了一下,然後身體往前傾,像要講秘密一樣,我也豎起耳朵,他小小聲地問道,「晚上去你家好不好?」 

 

  「欸!」我後退了一步,擺明拒絕。 

  「這種事情不能拜託神明唷,學長。」 

 

  「白痴喔!」 

  「我保證不會說出去嘛,反正你男朋友我不認識啊!」 

 

  我當然推掉那莫名其妙的邀約,就算學弟長得算可愛,我不會再落入這種零號陷阱了!尤其我(的後面)到現在還是處男! 

  這一個月以來都在認真準備課業上的東西,準備推薦甄選,頂多每天去阿捷那而坐坐,待一下聊個天就回家了。 

 

  轉眼又過了兩個月,推甄結束,成績也出來,勉強讓我候補上我想要的學校,這次真的要離鄉背井。生活還算順遂。就等著畢業。 

 

  隔壁的房間似乎被租下了,一樓門口貼的公告不見,但住戶還沒搬進來。 

 

  「我今天又被學弟告白了。」

  「那個想去你房間過夜的學弟嗎?」

 

  「是不認識的學弟。」

  「真大膽。」

 

  「太帥了真困擾。」講完,我的頭被揉了一下,我嘿嘿傻笑,「忌妒嗎?」

  「哼哼,我有我的保全方法。」

 

  在阿捷的店裡,環境沒什麼變,昏暗的空間內,我靠在吧檯喝飲料,……阿捷叫我不要常喝酒,畢竟我天天都來,怕我把他的酒喝光,……這當然是打情罵俏時說的,我不喜歡喝酒,所以我都喝可樂。

 

  「那麼多可愛的傢伙搶著要上你床,真佩服你都拒絕。」

  「沒辦法,我沒那麼哈男人的屁股。」

 

  旁邊的空位有人坐下,我識相地往旁邊移動,雖然阿捷也說過這排吧台的位置全都是我的,我完全不需要讓位,欸,但不要跟錢財過不去,畢竟我是沒花錢的,客人是來消費的,賺錢比較打緊。

 

  阿捷看著我移動,眼神似乎有點無奈,我轉頭假裝沒看到,看著來的客人,也是一個人,點了酒,開始和阿捷聊天。

 

  其實阿捷人帥,怎麼說也是這家店的招牌帥哥店長,又是調酒師,這間店小小的不太需要幫手,所以只有週末才會有人來幫忙,其他時間阿捷幾乎都是一個人。我也提過我要幫忙,但阿捷總是客客氣氣,而且我也很少看到他手忙腳亂的樣子。

  有人來搭訕算是常態,我都會假裝沒聽到。因為偶爾也會有人來找我搭訕。但常客都知道我和阿捷的關係,如果有眼睛,多來幾次,都會明白。

  今晚很怪啊,已經連續第三個男生來跟阿捷搭訕了。那男生一直纏著阿捷聊些調酒、音樂之類的問題。好吧我一直在聽。

  等那男生走,已經是凌晨兩點了,我坐回原本的位置,有點睏了。

 

  「想睡了?」

  我搖搖頭。

  「去休息室吧?」

  我還是搖頭。

 

  「……再一杯可樂?」

  「嗯。」我接過飲料,「今晚人好多。」

 

  「嗯?還好吧?」他手沒停下,洗杯子、工具,「喔!人帥真是困擾啊。」他笑笑,「好像可以理解你的困擾了?」

 

  「嘖!」

  「忌妒嗎?」這是我剛剛的台詞!

 

  「……」我沉默了一下子,「打包。」

  「什麼?」

 

  「我要把你打包回家!」我微笑,靠近他耳邊,「今晚你是我的。」

  那大掌又蓋上我的頭,漾起笑容,「今天太晚了,明天要上班。……但後天休假。」

 

  白痴都聽得出來他在說什麼!

 

  我還來不及失望,點頭,「哼哼哼,決戰明晚。」

 

  他哈哈哈大笑出聲。

 

  既然約好事情了,屁股也坐得很很熱了,我爬起身,勾勾手指要他過來一下,他疑惑地把頭湊過來,我隨即靠過去吻了一下他的臉,他愣了愣,「蓋章表示約定。」

  他笑笑,「真沒誠意的章。」大手勾住我後腦杓,然後那張帥臉在眼前放大,嘴唇被一陣溫熱給抵上,我呆住。

  「明晚見。」

  走出門外時腳步很輕快,不小心撞到了進來的客人,「不好意思!」我邊道歉邊傻笑,眼前的人愣了愣,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吧,我也覺得這人有點眼熟,但想不起來是誰,只是邊走邊哼著歌去牽車,說到車,爸說等研究所之後就買臺車讓我開,終於可以擺脫吹風淋雨的生活,人生,真是太幸福了。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