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不足可以補回去,曾子欽搬家學校還是遇得到,早餐吃壞肚子,拉一拉就結束了,練球很累我也可以摸魚,但是現在眼前的人,跟我說,曾子欽休學了? 

 

  突然覺得聲音很遠很遠一樣,但確確實實傳到我耳中。 

 

  「學長把版主的工作交接給別人,發公告說他休學,突然就不見了。」 

 

  版主的工作交給別人?我問學妹,他是什麼版主? 

 

  「就我們版啊!你不要裝傻喔!」停頓了一會兒,「版規規定不可以洩漏版主身分,但是子欽學長是創版人,當了三年多的版主!突然說休學,轉手版主位置,我們覺得不太妙……所以來問你。」 

 

  我沉默,細細地想著一切事情。 

 

 

 

  「花開燦爛版?實在很蠢耶。為什麼是花開燦爛?是希望你小菊花盛開嗎?一群變態偏執的傢伙還很有系統的排什麼輪班表,蘇燦賢,你是對她們下什麼蠱嗎?太好笑了吧!版主肯定是是跟蹤狂之類的吧?」 

 

  「幹!你不要忌妒我人氣旺故意在那裡放屁。」 

 

  「恭喜恭喜,過陣子就會連你家住址都查到囉。」 

 

  非常好,曾子欽休學,也辭掉版主,還有什麼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什麼粉絲報應團,我記得這名詞也是曾子欽跟我說的,也是他一手操弄? 

  弄了一堆名堂在我身邊繞來繞去,以為我發現以後會感動嗎?以為你不見以後我會瘋狂去找你嗎?我不會,我什麼都不會做。 

  任憑你就這樣消失在我生活中。 

  不要再來干擾我。 

 

 

  「你會把子欽學長找回來嗎?」學妹的聲音突然把我拉回現實。 

 

  「不會。」我冷冷回答,「順便告訴全部的人,我要退出球隊。還有,關掉那個版,不要再耍我,老子不玩了!」 

 

  * 

 

  我把我關在房間裡。 

  雖然和阿捷約好今晚要去他店裡,但我沒出門。 

  今天已經累了一整天,躺在床上卻怎樣都睡不著,腦子裡頭轉來轉去都是學妹的聲音,還有令人心煩的回憶。 

  這樣也好,該說的事情全都說清楚,每次的說清楚都和曾子欽再切割一次,愈是如此,愈切割的乾乾淨淨。 

  搬家也好,休學也好,不當版主也好!全部都不甘我的事了!你放下了一切,表示我和你再也沒關係。 

  沒錯,就這樣,心情應該要更輕鬆,睡著吧,昨晚都沒睡,今天可以好好和我的床溫存了,閉上眼睛,數羊,一隻羊、兩隻羊、三個阿捷、四個阿捷……五個叮咚、六個叮咚…… 

  叮咚? 

  我再次睜開眼,是門鈴聲,非常不客氣地一直按,像是非得把我逼出門一樣的按法。 

  「嘖!」我用力推開身上棉被,跳下床,最好是像世界末日一樣大條的事情! 

  門一開,我的臉色依舊難看,但對方的臉色絕對沒有比我好到哪裡,是吳宇岳學長,或者說更臭才是,我退了一步,用若無其事的語氣打招呼。

 

  「嗨,學長。要進來坐坐嗎?」我打開房間的燈,他跟在我身後進來,把書桌的椅子拉給他,「學長有什麼事情嗎?」

 

  他沒坐。就站在我身旁。

  學長比我高一點點,身材也比我好,啊,就是這樣的壯MAN,所以我以前才這麼愛他。

 

  「你要退出系籃?」

 

  「對啊。」我毫不考慮地回答。

 

  「為什麼?」

 

  「我不喜歡打球。」

 

  學長的語氣很強硬,我也完全不客氣,我直直望向學長的臉,微微皺著眉頭,下垂的嘴角,臉上寫的就是不爽兩個字。

 

  他轉開頭,環視了一眼房間,朝著我又靠近了一步,語氣十分冰冷,「你甩了子欽?」

 

  ……甩了是分手之類的情侶才能用的詞吧?我和曾子欽一直都沒有那種關係唷。而且為什麼是學長來問我啊?為什麼一付我是負心漢的樣子啊?

 

  「我知道你們並沒有真正在一起。」

 

  我沒開口,看著學長,既然知道那又幹嘛來質問我這些?

 

  「但你們關係幾乎就等於是情侶。」學長又靠近了一步,因為皺眉眼睛瞇了起來,閃著憤怒的光,「我老早就警告過你,沒神經和白目是一線之隔。你不是沒神經,我發現你是白目到神經裡。」

 

  欸,還趁機罵人!

 

  「我很不爽你讓子欽傷心。但如果我揍你,像揍上次那幾個視訊詐騙的白痴,子欽會不高興。」

 

  不難推測,是誰讓學長去揍那些白痴的。又來了。再一次的切割。曾子欽再見。太陽穴那裡有條筋在隱隱抽痛,學長就站在我面前,像個流氓一樣在放話,說什麼痛揍之類的話題。我忍不住開口。

 

  「欸,學長,你喜歡曾子欽喔?你不是有女朋友嗎?」

 

  「我沒有任何女朋友。」

 

  我想了一下,對,關於他有女朋友的事情都是曾子欽說的。雖然見過有親密的女性朋友,但從沒求證過。

 

  「那很好啊。你可以光明正大去追曾子欽了。還可以趁機給他安慰耶,反正我是個爛人,對吧?叫他快點忘記我好嗎?」

 

  我的腳步有點搖晃,但隨即整個人被撐了起來,因為學長衝到我面前抓著我的領子,大概要揍我了吧?揍一揍其實我也比較爽快,徹徹底底地斷絕。斷絕。

 

  「我來,是要告訴你這件事情。你會後悔的。」學長冷冷說著。聲音從眼前傳來,非常的近。

 

  「我有什麼好後悔的?」我也不甘示弱地回嘴。

 

  被他重重推開後我後退了好幾步,跌坐在床沿,只見學長的背影往門口走去,門關上。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