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媽媽在我幼稚園的時候就死掉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等我發現的時候她就已經不見了,詳細的情形想不起來了。 

  然後這個媽媽是二年級的時候才來的。突然出現。 

  從媽媽不見之後我們家就不正常了,所以正常的時候是怎樣我想不起來,從我有印象以來都覺得我們家不正常。 

  姊姊不愛講話。弟弟很笨。我不想像他們一樣,所以我不想接近他們。 

  雖然後來這個媽媽來了,一切沒什麼改變,因為她更怪,他……本來是男生,然後有天就變成女生了,像變魔法那樣。 

  小時後我以為真的是魔法,有點相信他了,但很快就會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尤其當班上同學跟我說,男人變成女人,那根本就是變性人嘛,人妖啊! 

  「蘇燦賢說她媽媽是人妖耶!哈哈哈哈哈哈!」 

 

  「……你知道我媽的事情?」 

  就在公車上,時間晚了,車上的人沒很多,搖搖晃晃的公車,吵雜的引擎和空調的聲音,雖然一直聽得到有人在說話,但從聽不清楚談話內容,大概就是身旁的人才聽得清楚吧。 

  「我工作的地方見過很多人。今天是第一次見面,但是看得出來。」 

  「喔。」 

  

  「他們很辛苦,很孤單,到哪裡都不容易被接受。」

 

  不容易被接受。

  從沒有直接反抗過那個母親,但我接受他嗎?也沒有吧。只是形式上叫她媽,心裡頭的媽也只有死掉的那個,雖然沒什麼記憶了。說實在話,反而很不能理解把自己變成女人的心態是什麼,就算很想當女人,想當到不行,花錢這樣整治自己,讓自己變成女人……

  「很辛苦的。過程,和結果,還有之後。」

  阿捷又強調一次辛苦,就像他剛剛提過,他是由衷尊敬。

  就算辛苦好了,那都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為什麼不考慮一下身旁的人的感受?如果是單純同性戀也許我就知道什麼都不要講了。弄得不男不女的,我們算什麼?

  我沉默,不想回應,只會變成爭執吧。

 

  「你爸人真好。」他也有一樣的感覺吧,換了話題。

  我沒回答,往窗外看去。

 

  「你那位朋友……」身旁又傳來問題。

  我想了幾秒,「幹嘛?」

  「還繼續住你隔壁嗎?」

  「搬了。」

 

  我晃晃頭,昨晚的事情感覺有點久了,關於曾子欽真的離開這件事情。好像有點久了。但其實就是昨晚,不到二十四小時前的事情。

  酒精在體內作祟吧,覺得頭昏沉沉有點想睡覺,昏暗的場景漸漸消失。

 

  一路沉默,到最後回到住處,阿捷很自然地跟著我進來我房間,這倒是他第一次來我房間,經過曾子欽房間時那而仍是暗著,不能像他以前對我那樣,介紹這位男朋友給他認識了。

 

  很自然,連問都不用問,就好像知道今晚要做什麼,因為喝了酒的關係吧。覺得一切都很順其自然。

 

  輪流洗澡、然後坐在床邊聊天,他的擁抱,親吻,我主動回吻……

  就是這樣,滾上床,脫衣服,他的吻他的愛撫,我也主動地脫掉他的衣服,吻著他的頸,我很喜歡他脖子的線條,早就很想這樣細細吻著,像品嚐一樣。

  隨即翻過身被壓在他身下,「蘇燦賢……」他連名帶姓地叫著我,聲音壓得低低的,像只想讓我聽見一樣,我愣愣地看著他和平常不一樣的表情,在他眼中的是渴望。

  又一個吻又深又濃,我不自覺地摟住了身上的人,我和阿捷比起來,身高和體型都差不多,所以要翻過身要花一點力氣,不像曾子欽那樣可以輕鬆壓在身下。我不自覺地使力,反壓住身上的人,繼續那又深得充滿情慾的吻,唇舌交纏、唾沫交流……

 

  我赫然地回過神,呃,怎麼變成我壓在他身上了。像是在擁抱曾子欽那樣,很順手地就壓制對方。

  發現我停頓,他笑笑,「躺在下面也很有樂趣,你要不要試試?」

  他勾住我的脖子,再次唇舌交纏,我慢慢閉上眼,感覺身體隨著他的動作變換方向,正仰著面對他。

  這大概是交往以來第一次認真的獨處還有認真的接吻。

  親吻、愛撫,很自然的衣服褲子都褪去了,不斷提醒自己被動接受即可,不要太多動作,閉上眼睛、不要再突然壓住對方……房間安安靜靜的,只聽得見那細細碎碎的吻聲,還有我的心跳聲。

 

  「很緊張嗎?」身上的人突然開口。

  睜開眼對上的便是他灼熱的目光,我慌的又別開眼,「有點不自在。」

  「有個形容詞。」

  「啊?」

  「死魚。」

  「欸!沒禮貌!」我才發現我手腳都僵硬的完全沒有移動,只是死閉著眼躺著而已……

  看著他笑臉,然後隨即感覺到四角褲緣被抓著,「欸、欸!等一下!」我慌忙地開口阻止。

  「這時候說害羞也停不下來囉。」

  嗚!褲子還是被扯掉了,我其實沒那麼積極阻止,但總覺得幾分彆扭,像這樣躺著任人脫光,這種事情是第一次啊!

  對了,說到第一次,這不就是我期待已久的初夜嗎。

  先把現在是幾年幾月幾日,還有幾時幾分幾秒記下來,欸,現在的時間,我轉頭看了床頭的鬧鐘,同時,感覺到下半身被一個力道給包住,我眨眨眼,還是確認了一下現在是晚間十一點零六分,才把注意力拉回下半身。

  「很健康呢。」像醫生的口氣一樣,他輕輕地握著我的下身,粗粗的手掌緩緩摩蹭,呼吸隨著那節奏漸漸加快。

  我再度閉上眼,這樣比較不尷尬,繼續順著情慾,讓感覺在下半身集中,那溫柔的人輕巧的動作,消除了大部分的不安,我知道阿捷不會傷害我,也不會讓我太難受,全部,交給他就沒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