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兩個進展到哪種程度了?」 

 

  飯已經快吃完了,桌上的餐盤在不知不覺間漸漸空了,每次飯前都想著這麼多菜想著怎麼可能吃完,但等我再發現時,桌上的餐盤就已經快要淨空了。 

  我扒完最後一口飯,瞄了眼阿捷他也快吃完了,口中東西還沒吞下,爸的問題就這樣直直劈過來,我愣了愣,然後迅速搖搖頭。口中的飯明明還沒咬完,就硬吞下。 

 

  「幹嘛問這個啊?」我覺得有點惱怒,憑什麼想知道我和他的關係到哪裡?難道我連哪天上了床都要跟他報告嗎?我不滿地望著爸爸,他的表情是認真的,但我也不認輸。 

 

  阿捷沒有回應,但他的手暗自輕輕拍了下我的大腿,像是安撫我的意思。 

 

  「那,你們在一起多久了?」媽連忙出來緩和,這問題總可以問吧,這感覺。 

  「兩個多月。」阿捷回答。 

 

  「總共是幾天呢?」 

  「一共七十三天,包括今天。」 

 

  我皺眉,爸和媽,擺明找碴的語氣,阿捷不知道有沒有發現?他也許沒發現,但爸媽和平常完全不一樣,這是我從小到大的直覺,雖然我在這個家和他們共同相處的時間只到國中畢業。 

  但這絕對不是平常的樣子。 

  是故意嗎?討厭阿捷嗎?考驗阿捷?考驗我?試探我們的情感? 

 

  「爸和媽若是不喜歡我們回來,我們以後就不會再來打擾了。」就在爸媽又沉默,像是在思考接下來要丟什麼問題考我們時,我冷冷地說著。 

 

  連一旁一直浮躁的弟弟都突然安靜下來,手肘頂了我一下,我沒理會,我放下碗,繼續說著,「我不會太在意你們的感受。只希望不要讓彼此困擾而已。」 

 

  「意思是,就算我們反對,你們還是會繼續在一起,這樣嗎?」 

 

  就算只是假設語氣,那問題還是讓我的心抽了一下,丟掉了曾子欽,現在連家人都要丟掉嗎?他們算是我的家人嗎? 

  刻意避開會製造出全家回憶的場合,刻意地不生活在一起,我從小就丟掉他們。我們算是家人嗎? 

  唉,我到底回來幹嘛…… 

 

  「若是你們反對,那我和他會重新考慮的。」 

  沒錯,這句話是正確答案。但不是由我口中說出,是我身旁的傢伙……我錯愕地看著他,這傢伙說什麼? 

  「父母比什麼都重要。尤其你們這樣不容易的雙親。更應該要努力珍惜。」 

 

我愣了愣,不容易的雙親?阿捷發現了? 

 

  弟弟突然站起來,劃破了沉默,「我要上去了。」說完,便迅速離開,往樓上走,連頭也沒回。 

 

  「你踩到地雷囉。」母親輕輕地說著。 

 

  「對不起。但我是由衷尊敬你們。」 

 

  媽媽勾起嘴角,一個微笑。

 

  「非常好。」爸爸厚厚的聲音突然冒出讚美,「非常好!」

 

  「老婆!很好對吧?」

 

  媽起身,「很好的話,就要喝一杯慶祝對吧?」

 

  「老婆!你好聰明!拜託妳了!」爸爸突然變了個態度,剛才像被繩子捆起來一樣緊繃,現在突然鬆開了,感覺像還看得到他身上的贅肉彈開那感覺。

 

  是什麼試探之類的花招嗎?我有點懷疑地看著媽媽的背影,又看看父親。

 

  「就是說嘛。扮黑臉這種事情太過分了。都是媽媽要我一定要扳起臉來。」

 

  ……這對無聊的父母親。

 

  接下來的時間,變成了無止境的敬酒喝酒。爸開了兩瓶都是沒見過的洋酒,還開心地跟我們介紹這是什麼酒,阿捷是學調酒的,很有概念,所以和父親聊得很熱絡。

 

  我無聊地轉過頭,手上的酒杯在手上晃啊晃,這時候視線又轉到了姊姊和她的朋友,像這樣沉默不說話,白淨的手上變成了酒杯,她也跟著喝酒了,而且是豪飲。

 

  雖然角度還是只能看到她的頭髮,但她仰起頭喝酒時,可以看到她下巴的線條,還有緊閉的雙眼底下的長長睫毛,一瞬間而已,但我看見了。

  姊姊也拿著酒杯一起喝,媽媽幫她們倒酒,……這樣好嗎?讓女孩子這樣喝酒?啊,可是媽做事情一向都很有分寸,所以喝酒這種事情可能是經常吧?也許這女孩常來?也許她酒量很好?

  她一副很少喝到這麼好喝的酒,非要喝個回本的模樣,我一杯還沒喝完,已經看她喝了三杯了。

 

  「欸……這樣喝沒問題嗎?」

  「她現在有這個需要唷。」回答的是母親。

 

  「咦?」有喝酒的需要?「心情好到非喝不可嗎?」

  「完全相反。」這次是姊姊回答。

 

  喔,也是,為什麼會覺得是心情好到非喝不可?她明明從頭到尾都沉默,而且連看都不看我一眼,不是我自誇,……除了媽媽和姊姊,很少有女孩會連正眼都不看我一眼,一句話都不跟我說。

  大概是因為很漂亮的關係吧。自然而然就和快樂、開心之類的形容詞搭在一起了。加上我現在心情總算比較平靜……

 

  「那……說說是什麼煩惱啊?」

  「阿賢,問太多囉。」媽說道,然後又倒了一杯酒給她,她第五杯了,我正好喝完一杯。

 

  「可是這種喝法……」話還沒講完,那女孩突然站起身,嚇我一跳,是有點高的女孩子呢,這點也和姊姊一樣,她搖晃地轉過身,往廁所奔去,……這種喝法會吐的。尤其這酒算是蠻烈的。

  爸爸和阿捷目光也注意到這邊了,望著那女孩的背影,爸爸和阿捷都沉默,表情各有所思,一定也是覺得那女孩真的很漂亮吧?

  也難怪弟喜歡她,姊若真的是偏執的變裝癖那品味也算不錯。

 

  「不去看她一下嗎?」我問道,姊姊還是坐在位置上品著她的酒。

  「奇怪了,阿賢,你好像很關心她耶?」媽媽掛著笑容看著我,站起身。

 

  「有嗎?我只是覺得女孩子喝酒喝到吐有點可憐。」

 

  媽沒有回應我,往廁所走去,總算有人肯去關心她一下了。我瞄了眼姊姊,她居然不為所動,也許她對那女孩的偏執沒那麼深?……一切本來就只是我的想像嘛。

 

  又聊了一陣子之後,只看見母親扶著那女孩上樓的背影,然後姊姊也跟上樓了,剩下我們三個男人,又喝了幾杯酒。

 

  「要好好相處喔。」爸對我們說,「偶爾吵架感情會進步。但不要動手動腳,要愛惜身體。要能在一起走個十年、二十年,會很煩,你們有那種準備嗎?啊,不過現在的年輕人想換就可以輕鬆換了……」

 

  「記得,要愛惜身體。愛惜對方。不要太刻意費盡心思什麼的,因為久了會很煩。慢慢的順其自然就好了。像這樣喝酒聊天,或者出去走走,去外面旅行,也不錯。」

 

  話題差不多到這裡已經結束了。

 

  我和阿捷一起離開那綠色鐵門,然後並著肩走到外面去等公車……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