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方形的餐桌,中間擺了各樣的菜餚,七道菜,有魚有肉有青菜,全都是母親的拿手料理,還有湯;座位分成兩側,我左側是阿捷,右邊是弟弟,對面四個人,從我左邊看來分別是爸爸、媽媽、姊姊和姊姊的朋友。 

  再次印證了對姊姊的不了解,我以為姊姊從不會交什麼朋友,大概是刻板印象吧。國小時候,大概是我五年級了,有兩個女生跑來找我,一個長頭髮,一個短頭髮。 

  長頭髮的問我,「蘇茜倩是你姊姊嗎?」 

  我猶豫了一下,「問這個要幹嘛?」 

  「我跟她打賭啊!」她指著身旁短頭髮的女孩,笑著,兩個人又互相打鬧了一下。 

  等我說對啊,那長頭髮的就一臉贏了,露出得意的笑容,短髮那個瞬間變得有些錯愕,「騙人!明明就不像!」 

  長髮那個還是很得意的樣子,「給我十塊錢!」 

  我沒繼續理會她們的笑鬧,只是那短髮女生錯愕的表情讓我有點莫名其妙,甚至有點受傷,就是那表情中含有一種鄙夷的感覺吧,讓我不舒服。 

  幸好姊姊很快就要畢業了。那時候我腦中就這樣想著。國中也不想和她同校,我暗自下定決心。 

  姊姊的這個朋友是吃飯的時候才從樓上走下來,也許下午都在姊姊的房間吧。真難想像姊姊和朋友在房間裡頭,兩個小女生似的聊天的模樣。

  非常難以想像。

  不過,她會和姊姊成為朋友,多看幾眼以後就不意外了,她一直低著頭。像是非常非常非常害羞的樣子,一直,低著頭。

  她沒有姊姊那海苔般的厚重瀏海,長長捲捲的頭髮垂下,從我這角度看過去蓋著她的側臉,只能從髮絲中隱約看到那細緻的白皮膚,很白,只好想像她應該有著一雙漂亮的眼睛,長長的睫毛,臉頰也許會因為化妝有點紅紅的,粉嫩粉嫩,就像童話故事中的白雪公主一樣。

  但也有可能是想像錯誤,那髮絲底下的臉我終究看不清楚,只能模糊地猜測。

  和姊姊的共通點大概就是一樣都低著頭很沉默。

  服裝方面,算是很搶眼的服裝,和她的沉默害羞完全對比。雖然是一身黑色的衣服,但那裝扮總讓我一直想起是什麼、什麼特殊的風格,像是全身上下都籠罩著一層黑色的氛圍,讓人有點感到難以親近,但走在路上總會多看一眼。像脖子上那宛如項圈套在白色頸項的飾物,應該會讓某些人產生遐思吧……

  例如,我身旁的弟弟。

  「親親!多吃一點!」

  剛開始坐下時,弟弟劈頭冒出的『親親』嚇了我一大跳。幹,我還以為是曾子欽。

  然後就看到弟弟夾了點菜放到對面女孩的碗裡,我第一次看見弟弟這樣對了母親以外的人熱情……

  而且發現他的頭髮剪了。以前是小瓜呆頭,現在是正常的男生髮型,還蠻適合他的短髮,而且還有用髮臘整理過的痕跡,這傢伙居然也會愛漂亮。

 

  「介紹一下你的朋友。」正式開動前,父親穩穩的聲音說著,母親在一旁也是相當關切的眼神,仍然好奇地望著阿捷。

  姊姊和她的朋友都低著頭。我不禁懷疑他們下午在房間裡也是這樣低著頭相對無語嗎?

  「你們好。」在我開口前,阿捷就先講話了,真是得體的大人,「我是高捷,叫我阿捷就可以了。」

  「阿捷。」父親叫了聲,然後夾了面前的高麗菜還有紅燒魚,放到碗中,默默開動。

  父親開動了,我們也都開始動筷子,那個一旁的女生碗裡已經堆滿各樣的菜了,弟弟大概是每一樣菜都夾一點到她碗裡吧,她完全沒有拒絕,正式開動後只輕輕地把碗端起,小口小口,像是非常小心翼翼似的,慢慢吃飯。

 

  「姊,她是你同學嗎?還是同事?」我終究是忍不住好奇,開口問了。

  「她是國中同學。」姊姊平淡的語氣,還是跟以前一樣有點冷漠。

 

  「喔……她好害羞喔。」雖然是這樣說著,那人還是頭也沒看我一眼,像是完全沒聽到一樣。

  「嗯。」

 

  「她叫什麼名字啊?」

  「阿璇。」

 

  「阿ㄒㄩㄢˊ。」跟著重複一次,不知道哪個字的璇,但原本是想跟那女生搭話,她完全沒轉過來的意思,所以我沒有繼續話題。

 

  「阿捷,你幾歲?工作了嗎?」媽提了問題。

  阿捷說,30歲,現在在國術館當助理,晚上還有開間小酒館,像認識的時候那樣介紹自己。

  接著媽又繼續問身高體重,家世背景,興趣嗜好,有無不良習慣……調查的仔仔細細的那種細問。

  阿捷得體地一樣一樣回答,問到我已經吃了半碗飯,阿捷才正要開動。身旁的弟弟一直殷勤地夾菜,那女生碗裡的東西一直沒減少,但也沒變多,她仍然以那小心翼翼的姿態慢慢地吃下她碗裡的東西,照這樣子應該會吃不完吧……

 

  「叔叔是做什麼工作的?」阿捷才吃一口飯而已,卻提了問題。

  「郵局。」爸爸答道,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爸爸今天比平時沉默。

  應該說整個餐桌今天都比平時還沉默許多,是因為多了兩個客人的關係嗎?像是姊姊和姊姊的朋友兩人身上的沉默因子飄散在空中一樣。

  氣氛有點微妙。

  ……是不是爸媽不喜歡阿捷啊?

  同時間我腦中突然想起了一個名詞,「哥德蘿莉」,對了,就像銀魂裡頭,那個偏執變態管家總希望自己的主人穿上的那套風格特別的衣服,也許姊姊就是那個偏執變態管家,讓自己朋友換上這套衣服,那我就可以想像他們下午在房間裡頭,都在處理衣服的事情。

  也許姊姊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