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時,已經凌晨一點多,我房間的燈是亮的,肯定又是曾子欽窩來我房間。 

  我輕輕打開門,想著他大概睡了,不要吵醒他。然而,卻聽見躺在床上的人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曾子欽沒有發現我回來了,他側躺在我床上,背對著門口,房間很安靜,只聽見很細微的喘息……他的雙手從背後看來是在……下半身。 

  這傢伙在我床上幹嘛?他常常做這種事情嗎? 

 

  ──雙腳被定住,一時間無法移動,只能看著床上的人微微顫抖的身體,持續發出的細細喘息聲,正逐漸加促中…… 

  一切的聲音,都勾起了我那夜的記憶。 

  「……蘇賢燦……。」 

  那沙啞的聲音,傳入耳中時,我身體不由自主地起了陣雞皮疙瘩,開始微微地顫抖…… 

  ──即便如此,我還是得要控制。 

 

  「你叫我?」 

 

  床上的人身體震了一下── 

  「呃?」 

 

  「你在我床上幹嘛?」 

  那個背影緩緩的動作,當然看得出來他在收什麼東西回褲子裡,火氣不斷地上升。 

 

  「打手槍啊。」 

  「幹!噁斃了,你不會回你房間喔?」我抓起那手臂,依舊是單手就可輕易提起的身體,然而他隨即甩開我,眼看那身體在床上翻了一圈,從另一側跳下床。 

 

  「我受不了……」他望著我的雙眼濕潤潤的,嘴唇有點乾燥發白,「我想到你今晚可能在別的男人的懷中,就他媽的忌妒到快瘋掉。」 

 

  「胡言亂語什麼啊……」 

  「你裝傻。」 

  「裝傻什麼啊?我什麼都不知道啊!你到底在說什麼啊?」 

 

  「你明明就知道!」 

  「我不知道啊!幹!到底是什麼?你到底要說什麼?」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你明明就知道──我他媽的白痴喜歡上了……」 

 

  記憶突然被勾起,就是那段被我們嘲笑為錯誤的回憶……那天下午,陽光底下的曾子欽閃閃發亮的雙眼,說,他喜歡……我。 

 

  「……那麼久以前的事情了……你男朋友一個又一個,我只是你的玩伴之一……」 

 

  距離那次告白已經三年多了。那個下午,他離開了球場,也退出了球隊,我猜測他再也不會靠近我吧。其實我心裡頭有些惋惜,好不容易大學才有一個比較熟的朋友啊……而且班上的人都已經自成小圈圈了,我也很懶得再和誰打交道。 

  直到他已經三天都沒出現在課堂上,也沒回宿舍,我才有點不放心地打電話給他。 

  「臭三八,終於記得打電話給我了?」那傢伙接起來的第一句話是這樣。 

  「靠!……翹課翹去哪啊?宿舍也沒回來,不怕你爸媽殺來學校喔?」 

 

  「無父無母,何來牽掛?」 

  「呃……抱歉。」 

 

  「白癡喔!我爸媽出國了啦!想去哪裡了!真的是臭三八!」 

  「幹!你最好不要被我遇到!」 

  說完我就掛掉電話。 

  隔天下午,又輪到我負責去佔球場,這次只有我一個人,大太陽底下很熱。及膝短褲底下的那雙腿很細,骨節清楚地配合腳步彎動,上半身是一件綠色短袖襯衫,曾子欽從他消失的那方向右走了過來,手上拿著寶礦力水得,丟給我。

 

  「嗨,陽光零號。」

 

  很奇怪,偶爾會回想起這段,常常是我和他獨處的場合,覺得他又快要消失的時候。

 

  「哭什麼啊?你不是很多男朋友嗎?一夜情的對象呢?」

 

  他沒有回答,只是痛苦地哽咽著,斷斷續續的嗚咽聲傳至耳中,我慌了。

 

  「不要哭了。夠了沒啊?」

  幹。不要哭,不准哭。把眼淚擦乾淨,男人哭什麼?──你哭的話、你哭的話……我……我不想看見你的眼淚,從那次大狼狗先生死掉時,我就說過了,我不要看到你哭。

 

  然而,他的身體顫抖著,就這樣站在我面前,眼淚一滴又一滴地掉,我想伸手擁抱他安撫他,順便抱怨一句,哭起來還是那麼好看要幹嘛,是在炫燿嗎?但是我的手沒辦法動。

 

  「不要哭了……」我嘆氣,轉身拿了包面紙,遞給他。

 

  他抽了一張又一張,不斷地擦著眼、鼻、臉。原本漂亮的臉蛋,紅紅的、腫腫的。

 

  我重重地嘆氣……

 

  「子欽,對不起。」

 

  停下擦拭的動作,瞪了我一眼,「不准道歉。」

 

  「……」

 

  「這不是第一次被你打槍。無所謂。」

  「我……」

 

  「當不成情人,我也不想繼續當朋友。好累。」

  「你──」

 

  「謝謝你的巨屌曾經帶給我這麼多快樂。」

  「──曾子欽!」

 

  「……嗚……」

  幹,我一吼完,他又開始哭了。

 

  「不要哭啦……對不起……欸……曾子欽,我沒有說我不喜歡你啊。我什麼都還沒說啊……你怎麼不聽聽我想說什麼……」

 

  哇的一聲,哭聲變得更可怕,衛生紙一張又一張蓋在他的臉上,我連忙繼續道:「欸,我有時候真的超喜歡你。我不會講啦,就……覺得你其實很不錯的感覺。所以、其實和你上床的感覺……也不是很差啦……但、但是你知道我……」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可以止住他眼淚,但目前看來是蠻順利的。

 

  「……我和你一樣,都很渴望能被心愛的男人擁抱,我好不容易……有阿捷了,像之前你都有男朋友那樣啊,只是這次變成我有了男朋友,我們還是朋友啊。」

  或者說,他一直期待我說的那些話,我說不出口。雖然眼淚還是止住了,可是他的眼神……

 

  沉默了好一陣子。看著他一張又一張的衛生紙仍在臉上抹,然後擤鼻涕,紅紅的臉對著我,在深思著什麼。

 

  「……我只有一句話。」

 

  「?」

 

  「有他,就沒有我。再見。」語畢,曾子欽隨即起身往門外走去。

 

  我拉住他,卻被他給甩開了,我不想讓他離開──

 

  「曾子欽。」我再次抓著他,「不要走。」

  「放開我!」

 

  我不放,反而把他摟到懷中。

 

  「不能、你不能走……太卑鄙了,居然想丟下我……」

  「……」

 

  「我……嗚!」肚子突然吃了一個悶拳,腦筋空白一片,人順勢被曾子欽推開,「去死吧。」他冷冷的話語,在我腦中迴響好久。

 

  我蹲下,仍不死心地身手撈住他的褲管,像電視上演的那樣,我被一腳踹開了,我好像還一直喊著,你一定會回來的、不准走、你跑不掉的,傳至耳中只有他的腳步聲漸漸遠離。

 

  肚子好痛,曾子欽這傢伙下手真的很重……像全身上下都挨揍一樣,眼睛好熱,大概是太痛了連眼淚都快滾出來了,幹……

 

  我抱著肚子躺下,靜靜等著曾子欽會不會良心不安回來探視。當我冷醒時,我仍在一個人地上。

  我慢慢地爬上床,想起曾子欽不久前就在這床上,是不是還感覺得到他的體溫?

  我安慰自己曾子欽這次還是會跟以前一樣,消失個幾天就會回來了,大一那次他不也消失幾天後又出現了?每次吵架他也都消失幾天就會回來了。他絕對不會離開的吧?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