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要上班,所以我們一早就出門了,喔幹,我的初夜就這樣被我睡過去了。 

 

  我沮喪地回到家,今天沒課,不過期中考快到了還是得去學校準備一下作業…… 

 

  那個白痴還躺在我床上,還是洗過澡,穿著我球褲,幸好昨晚沒帶男人回來,不然我就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我湊近看,白白的小臉,安靜的睡臉,我輕輕戳了一下,他皺眉,然後轉過頭。 

 

  他的嘴唇微微地嘟起,昨晚那個吻真是難分難捨到難以忘懷,我忍不住伸手碰了一下他的唇,食指突然就被他含入口中── 

 

  我慌忙地抽出來,我、我在幹嘛! 

 

  緊張地從床邊移開,快速地收拾過要帶的書本,又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傢伙,……唉,幫他拉好棉被,又輕輕地撫了一下他的臉。 

 

  「抱歉。我很笨,真的不太懂你。不過,我很努力想要珍惜你……」 

 

  我也不知道我在對誰說話,苦笑一下,轉身出門去學校。 

 

  * 

 

  我在圖書館奮鬥了一整天,中午休息吃個午飯,下午睡個午覺,繼續唸書……一整天的時間幾乎都泡在圖書館…… 

 

  今天的目標要讀到八點,不過,好睏…… 

 

  我快睡著的時候,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嚇醒過來。 

 

  「學長!」是系上的一個學妹,她壓低著聲音,卻難掩緊張的神色,「曾子欽學長和人打架了!」 

 

  打架!? 

 

  「和誰?」我慌忙地起身,「在哪裡?」 

 

  「在餐廳──是吳宇岳──」 

 

  幹! 

 

  我還沒聽完學妹說什麼,馬上拔腿直奔往餐廳,就在圖書館隔壁。 

 

  打架,為什麼打架?那兩個人感情不是不錯嗎?發生什麼事情了?曾子欽要不要緊?學長那麼高大的人,曾子欽那麼弱不禁風──曾子欽哪挨得下學長的拳頭? 

 

  天色已經全黑了,晚餐過了,餐廳沒有很多人。一進去,馬上隨便抓著人問曾子欽在哪。他們跟我說在二樓。 

 

  我衝了上去,心臟噗通噗通地跳,曾子欽、沒事吧……該死!要是出什麼事情!絕對不放過吳宇岳!幹! 

 

  衝上去以後,二樓一片空曠,只看到曾子欽一個人倒在地上。我心涼了一大截── 

 

  「子欽!曾子欽──」 

 

  啪!一聲。四周突然陷入黑暗。 

 

  幹!這時候停啥小電── 

 

  「子欽!!!」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我愣住,餐廳的角落突然湧出一群人,手上端著一個蛋糕,上頭插著蠟燭……然後他們在唱生日快樂歌。 

 

  ……幹,我忘記我今天生日。 

 

  端著蛋糕靠近我,然後曾子欽不知道何時也已經站起來,在一旁笑。 

 

  「真好騙。『子欽!子欽!』我雞皮疙瘩都要淹沒學校了。」 

 

  我巴了他的頭,「我有偶像包袱,不演不行!如果躺在那裡的是小強,我說不定還會哭。」 

 

  吹蠟燭,許願望,抹蛋糕,吃蛋糕── 

 

  結束之後我謝過大家,和曾子欽一起回家,慢慢地晃去停車場。

 

 

  「剛剛有沒有嚇死你啊?」他一臉得意。

  「……」我沒有回答,這傢伙……假裝生氣一下,讓他知道被整是什麼滋味。

 

  「假裝生氣太LOW了。」

  「嘖!我還以為你真的出事情!」

 

  「唉啊,拜託,你看你打籃球都可以活得這麼平安……」

  「那不一樣。──下次不要再開這種玩笑!」

 

  「你幹嘛啦!還真的生氣喔?」

  「廢話!我他媽的不過生日,你平安就好!」

 

一瞬間,我們都沉默了。

 

  「你是什麼意思?」

  「本來就是啊!平安、就是說、每天都要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啊!安全是回家唯一的路嘛……哈、哈、哈……不好笑。」自我吐槽。

 

  幹啊!我到底在說什麼!

  其實四周很暗,停車場的路燈非常少,但我們還是彼此都看得到對方……

 

  「發什麼呆啊?壽星就不用騎車嗎?」最後,曾子欽這句話把我們拉回日常。

 

  然而,我真的抓到了,有那麼一瞬間,他眼神居然閃過了受傷。讓我更困惑了。到底,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覺得和曾子欽的對話就是怪怪的。

 

  這天晚上,我有打電話給阿捷,跟他說今天是我生日。

 

  「啊~生日快樂。抱歉,我要工作,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

 

  「沒差啦,我自己也忘記了,今天在學校被同學整才想到這件事情。」

 

  「你朋友真的很寵你。哈哈。連生日都不忘記幫你過,像寵小孩的父母一樣。」

  「他只是愛整我啦。」

 

  「欸,我唱首歌給你聽?」

  「好啊,那我要有心理準備晚上做惡夢……」

 

  「我唱歌很好聽的。以前駐唱時比蕭敬騰紅呢,頭髮比他紅。」

  「非常冷耶,大叔。」

 

  「沒禮貌。不聽我要掛電話了。」

  「我要聽,我要聽啊。頭髮比蕭敬騰紅的老演員高捷──」

 

  「嘖,不唱了。」

  「喂,你沒給禮物,我有特權要求,快點唱。」

 

  結果他唱了一首很慢很慢的英文歌,其實我也聽不懂,但就覺得讓人很平靜的感覺。然後說了一句「Happy birthday ,my love. 」,聽得我耳朵都熱了,然後道晚安。

 

  晚安。我真的很幸福,的樣子。

 

  *

 

  阿捷一個月一次店休,診所一週休息一天,我笑他搶錢搶很大,他說他是賺錢要養家室。

  「喔,原來是你有打算要結婚啊。」

  「是啊。──我要嫁給我的小蔬菜。」

 

  「……那我也該好好賺錢了……」

  「你出肉體滿足我,我賣勞力賺錢,這樣很公平。」

 

  「我都不知道我屁股這麼有價值啊……」

  現在已經很晚了,明天也沒課,在他店裡,喝酒、閒聊。他調酒的樣子真是帥到不行。那雙手、那身形就在眼前,看幾次從不膩。

 

  「Hi。」

 

  有人來了,我只好轉過頭不妨礙他工作,不過,耳朵還是忍不住就被吸過去……眼睛也忍不住偷瞄了幾眼。

  「好久不見。怎麼會來?」

 

  「嗯,聽朋友說的。你開店了。」

  「嗯。」

 

  是個穿著花襯衫,看起來十分流里流氣,講話卻十分穩重的男人。

 

  「這地點不錯,很好找。」

  「要喝什麼?梅子可樂?」

 

  「呵呵,怎麼又提起那麼久以前的事情。現在不一樣了,我要Salty Dog。」

  「秋天了。」

 

  「對我而言,還是夏天。」

 

  聽不懂他們說什麼,轉頭東張西望,啊,目光對上了上次那個金髮俏妞……那個男人,他坐在角落的沙發椅,他對我笑笑,拿起酒來對我敬一下。

  我點頭回應,注意到他身旁坐了別的男人。

  無聊地拿起啤酒又喝了一口,身旁的人話題已經從秋天到開店要花多少錢……

  感覺已經被忽略了半個小時,我覺得好無聊,然後就開始打瞌睡……媽幫我生的神經真的很大條,我可以在這樣嘈雜的環境睡著……

  沒多久肩膀被晃了晃,我睜開眼,聽到熟悉的溫柔聲音說:「累的話,裡面有休息室,還是你想要回家了?」

  我抬頭,搖搖頭,然後望著阿捷好一下,嗯?曾子欽呢?一思及此,隨即清醒過來,我在阿捷店裡。

 

  「我還是回家睡覺好了……」

  「嗯,回去要小心。」

  他送我到店門口,又吻了我一下,「這樣你腦袋才能清醒一點。」

  的確是清醒了不少。

  然後我跨上了機車,想著大概今晚都睡不著了吧……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