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住處和我想的不太一樣,和我這窮學生完全不同等級,包了一整層樓的房子,客廳、廚房、客房、主臥、浴室,一間一間隔開,真不愧是出社會的人,看來他錢真的賺不少…… 

  「不好意思,房子有點亂。」 

  ──房子大歸大,而且算新的,缺點就是亂了些。客廳的垃圾桶滿了,一旁還堆著幾個啤酒罐,跟著他的腳步進他房間,就發現房間也是,他隨意地把床上的衣服抽起來,丟到一旁的籃子裡,那應該是洗衣籃。 

  「我工作比較忙……房子買不到一年,卻沒太多時間住在裡頭,所以更沒有太多時間整理……」 

  邊說著,他邊收拾,表情難掩幾分尷尬。 

  「這樣我才知道沒有人是十全十美啊。」 

  他停下收拾的動作,轉過頭又對我笑笑,走到我身旁揉揉我的頭髮,「你要不要先去洗澡?」 

  「我出門前才洗過。」 

  「那……我去洗澡,你幫我收房間?」 

 

  「喂,哪有叫第一次來的客人收房間啦。」 

  「你要快點熟悉這裡,以後才能來幫我收拾啊。」 

 

  「……呿,那我以後不來了。」 

  「啊,衣服記得摺好,襯衫掛起來,謝謝。」 

 

  嘖!我本來打算抗議的──那傢伙居然在我面前就突然脫掉衣服,犯規啊,線條分明的好身材,讓我一時間看得不知要說什麼 

  「不要看我看呆了。」那衣服丟到我臉上。 

 

  「輸我一點啦。」我別開目光,彎腰要拿起地上的衣服,真的是小媳婦…… 

  「欸,跟你開玩笑的,你看電視,休息吧。」 

  「喔……」

  我看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浴室,發了一下呆,還是決定幫忙收東西了。其實東西沒很多,就幾件衣服,還看了一下他的衣櫃,很整齊,衣服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我好像變態……幹。

  我無聊地坐到床邊,床很大很舒服呢,唔呃……看來這張床挺好滾的……應該比我房間那張還要能晃……我偷偷拉開床頭櫃的抽屜看,有保險套、也有潤滑液,一應俱全,呃……

  我躺上那柔軟的大床,滾了幾圈,呼啊……終於啊……看來我的苦等沒有白費。

  想像等等會被怎樣對待,阿捷這麼溫柔……希望第一次不要太痛,但是痛爽聽說也很爽,曾子欽很吃那套,像剛剛在床上……

  停下翻滾,幹,又想起剛剛的事情了!我的身體居然上了男人!還兩次!

  不明白,我口口聲聲說希望自己能成為零號,結果卻和那傢伙發生了兩次關係,而且兩次我都是如此失控,只因為他的身體、觸碰到他的身體時,內心總有陣壓抑不下的衝動,那騷動不知由何而來。

  最近隱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是,曾子欽……難道……還喜歡我?

  太扯了,我的感覺從沒準確過。我都可以想像當我這樣問他的時候,他會用怎樣鄙視的表情來看我……

  他大一的時候,的確跟我告白過。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時候的曾子欽還很假,一張乖乖牌的臉跟在我身後。露出真面目以後一天到晚愛婊我,嘴巴賤到不行,人很懶散,作業不寫、家事不做,也不跟同學往來,嗯?他有什麼優點嗎?

  啊……只有那張臉。靠著那張臉,做什麼都會被原諒。有一次因為他都不來討論報告,同組的人瘋狂幹譙,結果報告那天曾子欽出現,組長還買飲料請我和他喝,那次很好笑……還有一次我和曾子欽都來不及交作業,我和他打電動打到忘記了,遲交會被當的!那次我心想肯定要重修了,沒想到隔天曾子欽拿著我們的作業說要去交,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他用什麼方法……據他說法就是靠他的『美貌』。每次都故意講些賤話讓人很想痛扁他,原本想謝謝他,結果他理所當然地跑來找我討了一頓兩百三元的吃到飽,感謝的心頓時消失。說來說去他根本沒什麼優點嘛……

  曾子欽到底有什麼優點呢……咦……

  床很舒服,身體陷入軟軟的床墊,棉被好輕,頭就像被枕頭吸住一樣,回去也買一套一樣的床組好了……太好睡了……還有剛剛出門前「運動」過,我迅速就陷入沉眠,等等他洗完澡會來叫我起床吧?

  雖然腦中想著要快醒來,不過,直到我睜開眼,已經是天亮了。

 

  「早。」一睜開眼,眼前便是一個溫柔的笑容。

  我愣住,他打赤膊,離我非常的近,側躺在我面前,一手慢慢地撥開我額頭前的髮絲,輕輕地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

  一時間想不起來是怎麼回事,我眨眨眼看著他,咦?

  「早……」我瞧了瞧,我也是上半身沒有衣服,……幹,我從昨晚睡到天亮?

 

  「怎麼了?」

  「……我睡著了?」

 

  「你睡很熟,我就沒吵醒你了。」

  ……幹。怎麼不禽獸點把我從夢中做到醒過來。

 

  「雖然動過歪念頭,可是……」

  那雙溫柔的眼神怪怪的,眼皮下垂,目光停到了我的肩上,呃、幹!是曾子欽昨天咬的痕跡──

 

  「這──我和朋友──玩遊戲!別誤會!」

  「背上有抓痕。」

 

  如果,我跟他解釋,對方只是很好很好很好的朋友,我們偶爾會來一炮……他會信嗎?

 

  「是上次那個朋友嗎?」

  「抱歉……我……他三番兩次來拐我上床,我、我……我們只是玩伴……」

 

  「唉……」

  「對不起……保證不會有下次了。」

 

  他的大手又蓋上我的頭,揉揉我的頭髮,「唉啊,這樣很困擾啊。」聽著他的話語,我的心有點涼,「我們兩個人都是TOP,誰要當下面那個呢?輪流嗎?」

 

  呃?我頓住。

  幹啊、啊啊、啊啊啊──你誤會了、我、我不是──我是零、我是純正的零啊──只是不小心弄錯了位置,弄錯兩次而已。

 

  我嘴巴開了又闔、闔了又開,不知該如何說起──但總歸一句話──

 

  「我、我、我是零!我、我沒、我沒做過!」

 

  講完,換他楞住,眼神充滿了詫異,我也尷尬了……

 

  首先打破沉默的又是他有磁性的溫柔笑聲,「你啊……真的超可愛的。」

 

  嗚喔,他再說下去,連我都會相信我真的是超可愛的。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