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感覺,例如說,你一直跟老師保證你有寫作業,但其實你沒寫,然後一陣陣會感覺到心臟有什麼在壓迫一樣,據說這叫做罪惡感。 

 

  現在,我和一個男人走在一起,在熙來攘往的夜市,我的心臟大概快被壓扁的窒息感覺,這叫做強烈的罪惡感。 

 

  我和曾子欽又做了。實在太尷尬了,難道我是個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卻是最老實的人嗎──每次做的時候,都無法控制地做出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情。 

 

  剛做完時,房間一片沉默。我趴在他身上,感覺他的呼吸平穩,然後他伸手玩玩我的頭髮。 

 

  「你真的很變態欸……」他說著,「幫我拿衛生紙啦……」 

 

  我沒動,趴著,想到剛剛自己做了什麼,臉突然一陣熱── 

 

  「喂,死了嗎?」 

 

  我爬起身,整盒面紙丟給他,然後盯著他看,看他皺眉,然後將臉上的黏液清理乾淨,衛生紙揉了揉──朝著我丟過來。 

 

  「看屁啊?還不都你弄的。」他埋怨道。 

 

  ……完全無法否認。我看著他的身體,一處又一處的紅腫,被我咬過的痕跡,兩人現在仍是赤身裸體地靠近著,呃…… 

 

  「最好是你男朋友能受得了你這種變態。」 

 

  「啊。幹!我忘記我要出門了──」 

 

  「……你真的要去?」我慌忙要跳下床的時候,手突然被拉住,曾子欽臉還紅紅的,表情像是在懇求…… 

 

  「我、我、我說過了──剛剛那是最後一次!」 

 

  我慌忙地甩開他的手,為什麼、一瞬間,會有悸動的感覺──是錯覺! 

 

  「不要去。蘇燦賢。」我換衣服時,聽見他這樣跟我說。 

 

  「為什麼不要去?」 

 

  我瞪著床上的傢伙,他坐在床邊,身體都是一片又一片的痕跡,我不知道如何應對,只能別開目光,我要出門、我要出門── 

 

  就算我再怎麼順著這傢伙的意思,就算我真的動搖不想出門了,但我還是要出去。就算曾子欽抱起來再舒服,──我也不會再順從他的意思了。 

 

  碰一聲,用力甩上門,我逃出了那房子。 

 

  * 

 

  「你怎麼沒什麼精神?」 

 

  人很多,身旁的人突然靠近耳邊,問道。 

 

  「呃,抱歉,練球有點累……」心虛地回答,只要想到剛剛在家做了什麼,就覺得很難正視阿捷。 

 

  「嗯……要吃點東西嗎?」 

 

  我點頭,雖然已經不早了,夜市的人仍然很多,我們走來走去才找到攤位可以坐下,吃蚵仔煎。 

 

  和阿捷在一起讓人感覺很舒服,他不會追問什麼,也不會干涉過多,聊天之後才知道他大我三歲,高中畢業就出來工作了,也沒唸過大學,所以他在社會上已經打滾了十年。 

 

  好像在聽故事一樣,我不討厭這種感覺,安靜地聽著。 

 

  然後他提到了他前男友,是個很優秀的男人,就是太過優秀了,所以他不應該是同性戀,乖乖找個老婆、結婚生子,中規中矩地過日子才是他的路。 

 

  所以,他甩了那男人。 

 

  阿捷苦笑說,他很卑鄙,想到要是以後那男人想要結婚了,才跟他提分手,那他會受不了,不如早點結束。 

 

  「可是……他沒有女朋友啊……」 

 

  「沒有。」阿捷輕輕地嘆氣,「趁我們都還很自由的時候早點分開,否則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那他?」

 

  「啊。很難過。不過,就算傷心,他也一樣很堅強地在過著他優秀的日子。」

 

  我看著阿捷的側臉,一雙眼看著遠處,嘴角仍然帶著淺淺的笑容,那個笑容突然轉過來,像朵花一樣對著我綻放……

 

  「欸,都已經兩年前的事情了,你不要聽得這麼入戲好不好?」他伸手拍了一下我的額頭。

 

  「嘖……你不會對他還有所依戀吧?」

 

  「我聞到酸味喔。」

 

  「呿,那是因為我這個極品已經放到臭酸了。」我瞪了那個笑起來像花朵一樣燦爛的傢伙,桌上的東西早就吃完了,等收桌子的人走了以後,他才突然靠到我耳邊。

 

  「保存期限還沒到,我今晚應該有這榮幸……享用『極品』吧?」

 

  瞧著那笑容,阿捷今天散發出來的氣息和以往工作中的不太一樣,有種性感且慵懶的感覺……

 

  「客人您真識貨。」我也朝著他笑,然後站起身,「走了?」

 

  「嗯。」他站在我身後,我大概知道又是那笑得迷人的表情,心中到底是什麼感覺在蠢蠢欲動?我不明白。

 

  *

 

  我們在夜市附近的小公園散步,這裡很暗,情侶當然不少,大家各忙各的,沒人在意有兩個男的走進來。

 

  阿捷拿著霜淇淋,我們找到一張長凳並肩坐在一起。

 

  「吃完冰,去我家坐坐?」

 

  「好啊。」晚上的公園很暗,我只看到他的霜淇淋在閃著光芒,然後他繼續吃他的冰,我沒講話。

 

  就算沉默了,也不會尷尬。

 

  「你要來一口嗎?」那根亮晶晶的東西突然移到我面前,這人也有幼稚的一面嘛,喜歡吃的東西就非得要分享,尤其吃冰的時候專注的神情真是……童趣。

 

  我張口要去舔,他突然把冰移走,我撲了個空。

 

  「哈哈哈哈……」他爽朗地笑了出聲,「好啦、不鬧你──快點,幫我吃完,去我家。」

 

  「幼稚……」我咬了一大口。

 

  「唔。」好冰。

 

  「你的嘴角……」

 

  「唔?」

 

  阿捷的臉突然就在面前放大,嘴角被他的柔軟給舔舐,然後下秒變成了唇舌交錯,冰淇淋還在口中……好甜……

 

  他的舌鑽入我口中,搔弄著我,餘光瞄到他手上的冰淇淋掉到地上了,那雙手繞至我背上擁著我,我根本沒辦法把冰吞下去,有一部分的冰都被他給舔去了,然而沒多久仍感覺到有東西沿著嘴角流下來……

 

  又甜又黏的一陣熱吻,雙唇慢慢分開時,阿捷那雙眼熱烈地望著我。

 

  「……幹,好像弱智……弄得整個臉都是冰……」

 

  他湊過來舔舔我嘴角剛剛流出來的糖水,一直舔到我下巴。

 

  「你比冰淇淋美味。」

 

  直擊心臟的甜言蜜語,我簡直跟冰淇淋一樣要融化了。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