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沒有打電話給他。基本上,我根本不知道他啥時方便接電話啊……他白天要上班,晚上要開店,剩下的時間要休息,我怎麼好意思打電話。 

 

  一拖就是兩天,回診時,才又見到面。不過,曾子欽說什麼也要跟過來,等到醫生又出去抽菸,診間不再只是我和阿捷,還多了一個曾子欽。 

 

  三個人的沉默實在很尷尬,曾子欽這白癡不滾出去到底在幹嘛…… 

 

  「先生。」曾子欽突然打破沉默,這比沉默還危險啊! 

  「嗯?」 

 

  「你覺得……對著一個一百八的男生說他可愛,算不算是花言巧語?」 

  什麼花言巧語?你一來就這麼嗆,可以嗎!?曾子欽! 

 

  「呵呵,如果那是一句打從心底的讚美,又何必質疑?」 

  阿捷真是有智慧…… 

 

  「請具體說明可愛之處。」 

  曾子欽!具體什麼啊!萬一他說高高壯壯的很可愛,皮膚黑黑的很可愛,那我很難堪的! 

 

  「嗯……像現在,覺得尷尬,然後低著頭很緊張的樣子,就可愛得……讓人很想拍拍他的頭,告訴他這沒什麼。」 

 

  我愣住。 

  然後感覺到一隻手蓋上我的頭,在我頭上輕輕摸了摸。 

 

  幹! 

 

  老子長這麼大真沒有被這樣哄過!就算你要把這段對話錄音放到網路上告訴大家我是零號也無所謂了──現在這種幸福的感覺簡直快死了。 

 

  曾子欽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先出去一下,便離開了。 

 

 

  「嗯,你朋友真不錯。」 

 

  呃,……不錯? 

 

  「欸,你每次都用這種慌張的表情看著我,是在挑逗我嗎?」 

 

  我像是得了失語症,只有對阿捷才會喪失說話能力的失語症……我搖頭,別開目光,心中的小鹿快要衝出我的胸膛了。 

 

  「你朋友很關心你。」 

 

  「他喔……只是在看好戲啦……」 

 

  一提到曾子欽,身旁的花朵什麼的都消失,小鹿奔跑的速度也變慢,「那傢伙最近算是失戀了,心情不好,才會一天到晚這樣跟在我後頭,緊張兮兮的……」 

 

  腳包紮好了,他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道:「好了,記得去櫃檯拿藥。嗯……對了,晚上十點是我休息時間,打電話給我吧?」 

 

  ……我呆呆地看著他溫柔的神情,體貼到連我不敢打電話都猜得著,這男人的自信和魅力指數,破表。 

 

  意思是,我朝著我的零號夢想愈來愈近了。 

 

  * 

 

  過了兩個多禮拜,我的腳傷已經好得差不多了,現在又是生龍活虎在球場上──繼續奔跑、被撞。 

 

  擦擦汗,喝了口運動飲料,今天來送飲料和毛巾的是研究所的學姊,找我碴的幾個學弟退出系籃了,多希望退出的人是我。不過,因為之前的對話紀錄事件,我最近的粉絲的確有變少……尖叫聲變小了……無所謂,今天大爺心情好,晚上要去逛夜市。

 

  阿捷今晚店休,問我要不要去逛夜市,我點頭點頭,從五天前腳最後一次包紮,醫生說可以不用再去了,之後沒再見過他,只有通電話,今晚老子要把他拐上床──

 

  呃,等等,是老子絕對要讓他上我……我還特地跟曾子欽請教了幾招勾引男人的方法,那個壞心眼很反常地教了我好多招!他果然開始信教了!真想知道他是去信了什麼,能把這個人如此洗心革面,他的神明好厲害!

 

  打完球,回家洗澡,約晚上十點,還有一個多小時可以整理……

 

  開門,就看到曾子欽又窩在我房間了,沒時間理他,馬上衝去洗澡。

 

  洗過澡,打赤膊走出來,我踢了一下床上的人,「喂,回你房間,我等等會帶男人回來。」

 

  「蘇燦賢……」

 

  「你怎麼了?」聲音怪怪的。

 

  「我頭好痛……」

 

  「感冒了?」

 

  我伸手要觸碰他額頭,突然手被抓住,人突然重心不穩、用力倒向床……

 

  「你幹嘛啦──……呃,你怎麼了?」

 

  等我正眼看清楚他的臉,我有點錯愕,原本有精神的雙眼變得紅腫、臉色有點蒼白……

 

  他翻過身,壓到我身上,「蘇燦賢,我好難過……」

 

  「嗯?」什麼好難過?我看著他,發現我身上衣服沒穿好,這情勢有點危險……

 

  「來做。」

 

  「哇啊──你是欲求不滿才難過嗎?幹,我有對象了啦──去找你的一夜情──住手!不要亂舔!」

 

  我坐起身,用力推開他,慌忙地跳下床,「曾子欽!你到底要幹嘛!我說過幾百萬次,不要對我亂來!就算是好朋也別太超過──」

 

  他望著我,苦笑,他那張漂亮的臉苦笑得有點淒涼,一時間我的心糾結了一下。

 

  「如果你想要我上你,我也做得到。」

 

  一時間,有點困惑。

 

  「要來一發嗎?」

 

  事實上,哈曾子欽的男人一拖拉庫,的確常會有人透過我想要認識曾子欽。像他這般性感嬌弱的模樣,軟軟的聲音問著要來一發嗎?是GAY都很難拒絕的。多少人渴求著這一天?

 

  但是我……

 

  我咬咬下唇,暗罵了一句髒話,這傢伙──

 

  走到床邊,扯著他將他甩到床上,人也欺身壓了上去,我望著他那雙仍然紅腫的眼,他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幹,要做就快點,我等等還要趕出門,最後一次了!──但是,你這娘砲休想上我。」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