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的路上,我都在發呆,嘴唇、還熱熱的…… 

 

  「煞到剛剛那個醫生了?」計程車內,身旁的人突然開口。 

  「去你的。」中年禿頭不是我的菜! 

  「喔,就是那個男護士囉?」 

  「他只是助理啦!」 

 

  「哇,原來如此,診療間的激情,笨蔬菜你玩好大……」 

  「激什麼,才、才親一下而已啊!」 

 

  呃、呃啊啊──我說了什麼啊── 

 

  「我是說、呃、剛剛那個人,我、我剛好認識……」 

 

 

  愈描愈黑。 

 

  身旁的傢伙看著我,我裝沒事地往車窗外看,啊、到家了,計程車一停下來,我便慌忙地下車,不過、根本溜不掉,因為我的腳……只能很緩慢的移動…… 

 

  曾子欽那傢伙又不講話了,讓我一個人好尷尬,慢慢地移動,想著身後那傢伙等等會用怎樣的言語來酸我啊。 

 

  那傢伙走到我身旁,拉我的手繞到他肩上,「……你不會是被那個助理給吃豆腐吧?蘇燦賢。」 

 

  剛剛發生的事情,呃、的確算是吃豆腐……但是我個人並沒有任何抗拒,並不構成性騷擾啊。 

 

  「就說那個人我認識……」 

 

  「看起來是個不錯的傢伙啊。」 

 

  曾子欽今天吃素嗎?改信教嗎?怎麼也會突然講起好聽話了?我一階一階慢慢地往上移動,看到曾子欽又再流汗了,才走三階而已,這段天堂路好遙遠…… 

 

  「至少交一個男朋友,我就不用這樣一天到晚扶著你出門、上下樓梯、跑醫院什麼的……」 

 

  「幹!老子不用你來扶!我自己走路就好了!我腿斷了也不用你來幫──」 

 

  媽,我這雙腳你真的幫我生太長了,腳突然一陣沒力──一瞬間,我整個人往後仰── 

 

  「喂!!」快倒下去那瞬間,我的手往前一撈、一個力道抓著了我,然而因為我比較重,而且現在是往後倒、我完全沒有任何支點,那傢伙只能被我整個人往下扯── 

 

  身體被推著轉了個方向,然後還來不及想什麼、便整個人迎面摔向地面──而且不知何時多了一個肉墊,曾子欽就這樣擋在我前頭、率先接觸到了地上、然後我迎面壓了上去。 

 

  幹! 

 

  一摔到地上,身體還是好痛、腳也是,然而我還是趕緊爬起來── 

 

  「子欽!子欽!!曾子欽!!」他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雙眼緊闔著。 

 

 

  「唔……不要那麼大聲叫……我躺一下……身體好痛……」 

 

  ──這個白痴…… 

 

  「躺在這裡睡覺會生病。你有沒有怎樣,快點起來,有沒有撞到頭、還是撞到哪裡?要是你也扭到腳,就沒人可以扶我了啦──」 

 

  「我還是去死好了……」那雙眼瞇著,抓著我的手慢慢坐起來…… 

 

  我勉強地站起來,往後靠著樓梯扶手,彎腰伸手拉他,然而他拍開我的手,耍賴般的坐在地上。 

 

  「我的頭剛剛撞到,有點暈。」 

 

  「我叫救護車!」 

 

  「打給吳宇岳。」他皺眉,伸手摸摸自己的後腦杓,看來是很痛。 

 

  雖然我實在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跟學長這麼要好的,腳還是沒辦法久站,我坐在樓梯口看著他又拿起手機。 

 

  五分鐘之內,學長出現在我們住處。 

 

  「子欽!」一看到坐在地上的曾子欽,馬上驚呼出聲,衝到曾子欽身旁,「你怎麼了?撞到頭?會暈嗎?想吐嗎?我送你去醫院檢查……」 

 

  「欸……你先扶蘇燦賢上去。」 

 

  「呃,沒關係啦,我自己慢慢爬上去就好……」我緩慢地站起來,我可不敢耽誤學長送「子欽!」去醫院的時間…… 

 

  「你打算再摔一次,好進醫院躺一個月嗎?」曾子欽冷笑,瞪了我一眼。 

 

  學長已經站到我身旁了,我想到學長身上的特殊氣味,就乖乖伸出手來勾上學長的肩,讓他輔助我一步一步上樓。 

 

  一到房間,還是學長幫我開的門,然而,學長臉色並不是很好。 

 

  「我提醒你,有時候沒神經和白目只是一線之隔。你是沒神經還是白目,最好拿捏一下。」 

 

留下我一臉錯愕站在房門口,房門在我眼前關上。 

 

  * 

 

  「腳放在這上面。」那個聲音依舊是溫柔,低聲地要求。 

 

  隔了兩天來看回診,雖然診療過程依舊痛苦,但只要想到身旁是溫柔的助理先生,忍過去就可以去找他了……就覺得很痛也可以忍了。 

 

  那天撞到頭,曾子欽檢查以後沒什麼事情,如果這幾天內還有嘔吐、頭暈的症狀再去醫院檢查一次。 

 

  我當然有關心他,照三餐慰問呢,他沒怎樣,整天就是在家睡覺。所以我叫曾子欽今天也在家睡覺就好,我找別人送我過去。

 

  就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奇怪感覺,這樣丟著曾子欽,溜去看醫生,有種做壞事的不安。不過,肯定是和那傢伙住在一起太久了,才會有這種制約。

 

  同學丟著我便跑去別的地方,我說結束後再打電話叫他來載我。

 

  助理先生在一旁待命,看診一下就結束了,腳復原的情形良好,外頭仍沒別的病患,醫生照慣例又離開了,只剩下我和助理先生,其實我還是不知道他怎麼稱呼……今天就是要來問他的名字的。

 

  「醫生去哪裡啊?」總要找話題開口的。

 

  今天的助理,穿的是綠色POLO衫,領口開著,頸部的線條直到鎖骨都看得到。我偷偷擦了口水。

 

  「抽菸。」那雙手爬上我的腳,輕輕地敷上藥膏。

 

 

  「喔!對了,不知道你怎麼稱呼?」

 

  「高捷。」

 

  「……」是高雄那個嗎……

 

  「呵呵,是本名沒錯。」

 

 

  幹,還蠻好笑的……笑出來好像不太禮貌……

 

  「可以笑,沒關係。」

 

  「那我叫你……阿捷好了?」我終究是沒有笑,強忍著轉移話題。

 

 

  「大部分的人都叫我小高……不過,你不一樣,就叫我阿捷吧。」

 

  又來了,這種感覺,小小空間只有我們兩個人,滿溢在心中不知如何形容的激動,難道我真的被曾子欽調教成變態了……

 

  「為什麼……說我不一樣?」我低著聲音問,感覺著自己的腳踝正一層一層被裹上。

 

  「因為你很不一樣啊,燦賢。」

 

  似乎對我的疑惑有點驚訝,他理所當然地看著我,笑笑地回答。

 

  「我……」

 

  「上次那幾個垃圾,應該不是你的對象吧?」

 

  我搖頭。

 

  「你現在有對象嗎?」他慢慢地湊近我的臉,鼻尖快碰到我鼻尖了,「至少我有信心比那幾個垃圾好上幾萬倍。」

 

  「不要拿你跟那幾個傢伙比……」我打斷他的話,有些生氣,然後腦袋轉了轉,想到的就是下句台詞了,「你很不一樣,阿捷。對我而言,你也是很不一樣。」

 

  他笑了,仍然笑得十分好看,「我很榮幸成為你的『不一樣』。」

 

  我飄飄然的,也對他傻笑一下,但我笑法應該像個智障吧,爽到飛起來的傻笑,然後腳包好了,我慢慢地走出去,他交了一張紙條給我,「本來想說,如果有機會要到你電話,再把這張紙條給你。看來是可以直接給你了……記得和我聯絡。」

 

  紙條上寫的是他的住址,還有他的手機號碼。

 

  他的字龍飛鳳舞的,雖然看得出來他為了讓我能看懂有稍微克制一下筆觸,不過還是感覺得到他的字很奔放。

 

  「你已經看那張紙條,看了十分鐘了。」

 

  突然有個聲音把我拉回現實──

 

  眼前是便當,對面是曾子欽,現在是在我房間……剛剛好像是曾子欽買便當過來找我吃晚餐……

 

  「你不吃的話,我要嗑掉你的雞腿喔。」說著,他筷子伸過來……

 

  「喂、喂,我要吃啦!」

 

  「我還以為那張紙條就讓你飽了……」

 

  「又不是升天了……」我伸腳踢了他一下,矮小的和式桌,底下總是兩雙腳在纏鬥。

 

  「畢竟,他是你的『不一樣』啊。」

 

下午回來我就連忙衝到曾子欽房間,把他從床上拖起來告訴他剛剛在醫院發生的事情。我沒什麼圈內的好朋友,但選擇跟他分享這喜悅實在是我天大的錯誤。萬分後悔。

 

  他一直都是一臉沒睡飽的表情,聽到一半又躺回去,很不以為然的表情,最後只淡淡地說了句恭喜。又睡著了。

 

  晚餐時間才跑去買了便當,出現在我房間。

 

我仗著身高優勢瞪他,「嘖。他就是很不一樣啊。」

 

  「我知道啦,我也是你的不一樣嘛。我們……」

 

  「幹,閉嘴啦!」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