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回到家,曾子欽的房間燈是暗的。 

 

  我不知道他去哪裡了,我也拉不下臉道歉或者主動找他,反正要回來他自己就會回來了。也不是沒有吵架過,只是這次多的問題是兩個人尷尬的關係。覺得尷尬的其實也只有我,反正對他而言和男人做也沒什麼,就當作玩玩的是吧? 

 

  想到這,就覺得他消失到哪去也不干我的事。 

 

  更何況,他有辦法消失,我還是得要去學校面對那些謠言。 

 

  天亮的時候,我眼睛還是瞪得大大的,失眠了。我上網去看了網路上的發言。 

 

  ……憑什麼,我的事情、我的性向,要被當成公眾事務來討論? 

 

  隔天到學校,仍然是議論紛紛。我很想翹課,但想到要是我和那傢伙都翹課,那功課要找誰罩……粉絲團固然可靠,但還是踏實點好…… 

 

  我才到教室,就看到那三個人排排站在台上,哇靠,掛彩,黑輪、擦傷、嘴角破皮……那當然不是我上次在酒吧揍的,那可能又是粉絲報應團做的事情……那三個人鄭重地在我面前,鞠躬道歉。並且發起聲明,那些對話紀錄、手機簡訊都是偽造的,再次道歉。 

 

  全部的人都看傻眼了。 

 

  雖然這在預期內,不過看來粉絲報應團這次下手挺重的。 

 

  粉絲報應團,是粉絲團的地下組織,專門去報應一些因為眼紅而對我不利的傢伙…… 

 

  我可從沒指使過他們。只是偶爾會抱怨一下,那個老愛刁我的助教,可不可以偶爾閉上嘴,然後那個助教就真的再也不點我問問題。有次還抱怨最好練球可以不要跑操場,那天隊長神色凝重地說,今天不跑步!──然後改練別的!那天我被操到快死了,之後我再也不敢亂抱怨。 

 

  粉絲團和粉絲報應團真的很強大。從大一保護我到大四了,唉,以後等我有錢我一定會好好請大家吃頓飯……我注定是沒辦法給你們幸福的……謝謝這些可愛的女性同胞們。 

 

  啊。平靜的日子,就這樣慢慢回到我身邊。 

 

  曾子欽不見了一個禮拜。 

 

  我每天回到家都會偷瞄一眼他房間,拿鑰匙打開他房門,完全沒動過的痕跡。啊。不過,他也不是第一次這樣,所以進他房間也只是偷玩他的電動,一個人玩有點無聊倒是真的…… 

 

  星期二早上八點的課,我犯賤給自己選來衝學分的……但昨晚打電動打太晚了,實在很想賴床……可是下禮拜小考,老師要講範圍…… 

 

  我睡著,天人交戰之間,夢見了老師在期中考,考試的內容是要讓老師上,老師靠近了、我身上的衣服沒有半件、老師抓起我的下半身,靠腰,明明是個噁心的老頭,我居然還勃起…… 

 

  「唔……」當我真的低鳴出聲,我便驚醒過來──是夢。 

 

  「醒來了?」 

 

  我頓住,低頭一看,我的褲子被脫了,有個傢伙抓著我的下半身在上下套弄著── 

 

  「幹!你幹嘛!」我驚得坐起身,連忙後退,躲開那魔爪。 

 

  「沒啊,看你一包在那裡,替你解決一下啊。」 

 

  「變態啊你!」

 

  「喂喂、我是好心叫你起床欸……」

 

  「少噁了!消失一個禮拜,一回來又想來一炮,我不會中計的!」

 

  我跳下床,邊回嘴、邊走進浴室,當然是自己解決,誰要他幫忙了。

 

  「講得一副那晚都我算計你的,你後來還不是死抱著我、一直做一直做,最好你沒有爽。」浴室外頭的人,聲音愈靠愈近,最後一句就在浴室門口,隔著門板說的。

 

  「幹嘛啦你,不要在我門口,滾遠點,變態!」

 

  「不快點,你就要遲到囉。我記得老師今天要講期中考範圍……」

 

  操,與其要解決這一發,不如沖個冰水讓自己冷靜點,然後快點去學校。

 

  匆忙出門,那傢伙還站在門口跟我笑著揮揮手,等我跑下樓以後才想到,「幹!曾子欽!你他媽的最好就沒有修這堂課!老子這次絕對不會告訴你期中考範圍!」

 

  會來叫我起床,果然是別有所圖。

 

  *

 

  「欸,你嘴角那裡怎麼了?紅紅的?」因為他太久沒出現了,我今天一下課,馬上打電話叫他過來吃午餐,順便跟他討論下禮拜的期中考範圍。

 

  他一時間有點錯愕,拿起鏡子看看嘴角,「草莓。」邊說,邊笑得曖昧。

 

  「草莓種那裡!你們是要把對方嘴巴給吞了嗎?──欸?新對象?」

 

  「一、夜、情。」他又笑,嘴角那片紅紅的也跟著牽動。

 

  「會痛嗎?」

 

  「痛爽啊。」

 

  「……你不會是M吧。沒節操,小心染了病。」

 

  那傢伙笑笑,「染病的話,肯定是你傳給我的。」

 

  「你不要孩子找不到爸就隨便抓個在旁邊的傢伙認爹……」白了他一眼,最後一口漢堡吃掉,「欸,快點拿筆記出來,我跟你講範圍啦。」

 

  「哇,小燦燦你真的好疼我,謝謝你~」

 

  「……」

 

  我下次絕對不幫他了。臭三八!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