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得我小弟弟都縮回去了──尷尬死了,我的手還握著我的下半身,只能繼續故作鎮靜,等等大概又要被這傢伙恥笑了…… 

 

  「對啊。」默默把自己小弟弟收回去,抽了張衛生紙擦擦手。 

  「啊?別急著收傢伙嘛,我繼續睡覺,不打擾你和你男人。」 

 

  畫面上的傢伙還在繼續忙碌,上下套弄的速度愈來愈快,看來是快射了,沒什麼『凍桃』嘛。 

  「……」一被他看光,誰還有心情繼續下去啊?又不是電腦上那傢伙喜歡被人看。 

  「還說沒對象,……這傢伙是誰啊?」 

  「剛剛認識。」 

  「喔、喔喔,他快射了喔。」 

  我沉默看著畫面,那已經濕潤的東西,還有手滑動的快速,……畫面突然一晃,被關掉了。 

 

  【神來一雕】說:嘴巴張開,我要射進去 

 

  「你男人真壞啊,呵呵。快接好他的子彈。」 

 

  瞪了一眼那傢伙,他擺擺手,一副不看就不看的樣子,「我在睡覺了,我睡好熟啊。」咚一聲,又躺回我床上。 

  「要裝死回你房間裝啦。」不耐煩地回話。 

 

  【蔬菜很鹹】說:抱歉,我朋友來了。先下,再見。 

  視窗一關,MSN立刻轉成離線,被一個不認識的傢伙挑逗成這樣,撇開剛剛被那騷貨看到,這種兇猛的傢伙不就是我肖想很久的…… 

 

  啊,回到現實,網交這種東西還是很虛幻,尤其身後有人的時候。 

 

  「喂,你要裝死到幾年。再不起來,我去你房間打手槍喔。」 

  他又揮揮手,就死不起來。 

 

  「真的不起來?」 

  沒有動靜。 

  「不起來我就只好使出絕招了──哇、喝!」 

 

  「啊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停──不要啦哈哈哈哈卑鄙小人──不要啦、超癢的啦──哈哈哈哈哈老大拜託、我讓你上──放過我哈哈哈哈── 

  我使出我的絕招,這傢伙的腰是敏感帶,哼哼,雖然很不屑知道這騷貨的敏感帶,但我還是知道了──搔他癢。

 

  「朕不要你的屁眼,──喝、還不起來!」

  「我是抵死不從,不會向惡勢力低頭的,我寧可交出我的屁眼,也不會交出這張床的。」

  「軟的不吃,那只好來硬的。」

  「嗚啊啊──會斷掉、我的腳會斷啊──

  *

  「去吃飯嗎?」他躺在我肚子上,聽到我肚子在亂叫的聲音,問我。

  「朕命令你,去帶男人回來餵飽我。」

 

  「皇上,您命中注定餓一輩子啊。」

  「貧嘴。」

 

  「欸,我餓了啦。」他戳了一下我的肚子。

  「你是看到剛剛那個巨屌……餓了吧?」

 

  「呿,你那顆髒死的蔬菜腦袋,到底有多少菜蟲?」

  「唉,精蟲比較多。」

 

  他哈哈哈地大笑出來,拍了一下我的肚子,「可憐喔。」

 

  「要吃啥?」

  「剛剛那根屌?」那聲音笑得討厭,「吃啥小好呢?」

 

  「好吧,那我去打一槍,你吃洨,我等等就出門吃麵。」

  「那就吃麵吧。」不理會我的冷笑話,決定好要吃啥,他立刻坐起身,「我去拿錢。」

 

  「喂,你到底怎麼啦?」他要走出門的時候,我對著他的背影問道。

  「什麼怎麼了?」

  「跟你認識幾年了,第一次回到家還會遇到你的,以前還嫌我的床髒連碰都不碰一下,今天幹嘛?大狼狗出什麼事情嗎?分手?劈腿?陽萎?性病?」

 

  「……掛了。」

  「呃?」

  「死了啦。」

  那傢伙站在門口,定住,頭突然低了下來。我心臟漏跳了一小拍,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就算吵架也別詛咒他掛了啊。

  等到我看到他的眼淚才確定他不是開玩笑,他從不哭的。

 

  「呃呃、等、等一下,你、你要是哭的話我會更忌妒你的,媽的哭起來那麼漂亮要幹嘛,喂,我抽衛生紙給你啦──

 

  他男人是玩車的,早就知道飆車有風險在了,只是沒想到突然就掛了,車禍,重傷,當場死亡。

 

  人的生死真的讓人有點難以預料,如果我明天也突然死了,那我就真的是帶著遺憾死掉的。

  蘇燦賢,22卒,處男之身。我不指望上天堂,但我下到地獄都會被笑死。

 

  用光了我整包舒潔,地上到處都一坨一坨的,我肚子還是好餓……

  他沒有哭得很大聲,只是一邊掉眼淚一邊罵那男人沒用,說死就死,完全沒交代半句,更好笑的是等到他死了一個禮拜以後才從別的朋友那裡間接得到消息,連最後一面都沒見到,只能偷偷參加他的葬禮,默默看著照片,25歲的人生,就這樣結束了。

  有個人願意這樣為他哭泣,那男人也不算白活了。

  我和那男人沒有什麼交情,只有過數面之緣,還有聽過他們上床的聲音。我沒有聽他們聲音打槍啦,幹,噁心死了。唉,你好走,大狼狗先生。

 

  「呃……去吃一頓好的?我請你好了?」再不走我真的會餓死。

  「茹絲葵。」一頓三千元。

 

  「唉,你請大狼狗先生托夢給我,大樂透中頭獎,我就帶你去吃。」

  「白痴……」一講到大狼狗先生,他眼淚又掉下來了。

 

  幹,就說再哭下去我會忌妒,這傢伙的眼淚真不是普通漂亮的,鼻子紅紅的,眼睛紅紅的,臉還是白白的──

 

  「好了啦,不要哭了啦,再哭,我要用絕招了喔。」

  「變態……

 

  「喂,就算你哭得再漂亮,大狼狗先生還是比較喜歡看你笑的樣子吧?我看到他在你身旁嘆氣了。」

  「……難怪我最近覺得肩膀有點重……」他吸吸鼻子,然後轉頭,看了看身旁,喂、喂、我亂講的,再演下去我會真的以為有東西在這裡啊。

 

  「要走快點走啦……一句話也沒留就走了,這時候過來要幹嘛?放心啦,我很快又會找到新男人了,要是沒有的話,你就半夜來壓這傢伙的床……一定是被他詛咒的……

 

  「你在對空氣說什麼啦──超噁心的,走了啦,吃牛排啦,我請客、我請客!」

  大狼狗先生,千萬別聽信他的胡言亂語,我只是有點忌妒他長得這麼零號而已,絕對不會有貳心。

  請你好走,也請你保佑。保佑他快點像以前一樣騷,如果可以照顧到鄰居,那就請你順便保佑我找到一個好男人……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