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最後一個的,再加十圈!」隊長大聲命令著。 

 

  大太陽底下,我默默哀怨著我的皮膚又要變更黑了……然後半走半跑的慢慢移動,看了一下身後,老樣子沒有人,然而知道剛剛那個命令對我而言並不算數,所以我哀怨地看著在我前頭的學弟,伸手抹了汗水,嗯,這是最後一圈了,可以休息了。 

 

  美好的暑假,就是這樣做結束的,系籃暑訓,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我的地獄。瘋狂的跑步、瘋狂的打球、瘋狂的做些我覺得根本不是人在做的訓練……這時候如果我是個嬌弱的零號那該有多好?嗚,只有內心嬌弱,根本就沒人會在意啊! 

 

  我也幻想過很多次因為這樣非人訓練而昏倒、過熱,結果沒有。從大二就是那個「跑最後再加十圈」的那個人,但因為發現變成只有罰到我,其他人會趁機偷懶,所以規則改成除了我以外的人跑最後要加跑十圈,跑比我慢就要加二十圈! 

 

  也因為國中時候奠定的好體力,我一直都很耐操,皮膚也耐磨、耐曬,活脫脫就是一個勇士。 

 

  到現在,升大四了,最後一個暑假了,我很認份的來學校跟著球隊暑訓,一旁跟著幾個【絕愛-花開燦爛】的版眾,準備好了水和毛巾,就等我跑到終點就會遞過來給我。 

 

  灌了幾口水,擦完汗,毛巾往旁邊一丟。唉,接下來是來回跑,為什麼我這雙腿就是跑這麼慢、卻這麼耐操呢…… 

 

  等我練完,已經是傍晚了,換好了衣服,髒衣服交給遞水的女生,腳好酸、身體好痛、皮膚好黑、身體好壯……所以我怎樣都沒有機會倒下去,帶著一身疲勞回到住處,發現隔壁那騷貨回來了。 

 

  「極品。好久不見啊。哇,一個暑假不見,你愈來愈MAN了耶。好帥喔。」 

 

  這些話聽來是多麼的刺耳,尤其是我看著他那依舊白淨可愛的臉,笑得依舊天然,還掛著髮挎,穿小短褲、背心,一副居家樣,我真想拔光他的腿毛來洩憤──哼哼,這騷貨最近沒刮腳毛 

 

  「好久不見。你還是一樣騷啊。」我敷衍過去,開了門就關上。 

 

  一進門就衣服,經過鏡子前看看自己的身體。 

 

  胸前那兩塊是什麼?手上那些硬硬的是什麼?我的身體是什麼顏色的?為什麼可這麼均勻……我的身體為什麼會被我鍛練成這樣……哀怨地看著鏡子裡頭,然後我看到一雙手、繞上我的腰── 

 

  「喂 

 

  「壯MAN,你身材那麼棒,唉,吃不到真可惜。」 

 

  「靠,哈男人就去找你家大狼狗。」 

 

  看到他那雙白淨的手環在我的腰上……顯出我的身體有多麼的黑。 

 

  讓我更想哭了。 

 

  「欸,你經過一個暑假……開了沒?」 

 

  「開什麼?開車嗎?」那傢伙的手冰冰的,貼在身上挺舒服的,我還繼續照著鏡子,想想我高大的身材竟然完全擋住身後的傢伙……悲哀啊,平平都是零號,悲哀啊── 

 

  「少裝傻!開苞了沒?」 

 

  「靠。我又不像你水性楊花,有對象也不會馬上上床。」 

 

  那雙手放開,俏皮的從我身後露出一個頭,對著鏡子裡頭的我笑了笑,「唉,恭喜你了,極品,又單身過一年了。你大概就這樣到畢業…… 

 

  「幹。」我瞪他,轉身走到冰箱旁拿冰水。 

 

  「不要說我對你不照顧,這些是我暑假新抓的。最近我那裡應該沒聲音可以讓你邊聽邊打手槍,怕你太寂寞唷。 

 

  「變態。誰聽你們聲音打手槍了。」罵歸罵,我接下那些光碟片,收到抽屜,那傢伙則隨意躺到我床上。 

 

  「幹嘛?你不會分了吧?恭喜老爺、賀喜夫人。」 

 

  他沒講話。 

 

  喔,那就真的是分了。 

 

  「為啥會分啊?大狼狗不是很猛嗎?他陽萎?染病?你又把人家甩了──你這騷貨,用膩了就要丟了── 

 

  「操,你管我。我睡一下。」 

 

  「你倒是把我的床當成你的啊。」說睡就睡,曾子欽雙眼緊閉著,雙腳平放在床上,入眠。 

 

  「反正你這張床也不會有別的男人了,讓我睡是你的榮幸啦。」 

 

  「睡死你。」 

 

  沒有很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肚子,就往外走。沒多久有人來按門鈴,衣服已經洗好送過來了,我溫和地笑笑,說聲謝謝,送衣服過來的學妹露出害羞的表情,偷偷往房間瞄了一眼便離去。

 

  她們洗衣服的速度真快,而且衣服變得好香。裡頭睡覺的那傢伙,大概也需要快點洗一洗,才能變回原本的賤樣吧。

 

  決定不理睡覺的傢伙,開了電腦習慣性就上BBS,爬個甲板……

 

  『你好』

 

  呃?BBS上,突然有人丟我水球。

  「你是?」

 

  『呵呵,其實我是亂丟。剛好看到你的ID在GAY板上,就想試試看……』

  「喔」

 

  『你是嗎?』

  「嗯」

 

  八成是問要不要一夜情吧,等等回一句我屁股讓你幹,然後不要理他好了。

 

  『是哥還是弟?』

  「弟」

 

  『可以當個朋友嗎?』

  「喔」

 

  『呵呵,加一下MSN吧?給你看好東西?』

  「好啊」

 

  人都會有好奇心的,所以我就算不太想理這傢伙,還是加了MSN了,是什麼好東西呢?

 

  沒多久,傳來視訊要求,我按接受。我沒有視訊,頂多只能看到他而已。

 

  哇,對話視窗的角落那個視訊,朦朦朧朧的好像有什麼在移動,我靠近看,嗯?那是什麼?模糊中似乎咖啡色的?底下黑黑糊糊的,上頭比較細?

 

  怪自己網路爛,慢吞吞的,LAG好大,他敲我。

 

  【神來一雕】說:有看到嗎?

  【蔬菜很鹹】說:看不清楚。

 

  【神來一雕】說:很大喔

  【蔬菜很鹹】說:到底是啥?

 

  喔──我終於看懂了,是根屌。哇,還是在完全備戰狀態的屌,已經硬起來,終於看明白了,哇……還真是不小。

 

  「喂、曾子欽你來看……」我轉頭叫那個床上的傢伙,他睡死了。我趕快用拍照的方式拍下來好了。等等讓他哈一下。

 

  【神來一雕】說:可以讓你很爽

  【蔬菜很鹹】說:真的好大

 

  【神來一雕】說:插到你只靠屁眼就可以射

 

  哇靠。這傢伙講話有夠情色的,很對我胃口。不然無聊玩一下也是可以啦。

 

  【蔬菜很鹹】說:我沒有做過

 

  【神來一雕】說:要不要試試看?

  【蔬菜很鹹】說:你先打一次讓我看,我看你夠不夠持久

 

  【神來一雕】說:那你也打給我看

  【蔬菜很鹹】說:我沒有視訊,你先打啦,滿意的話我再出去跟你玩

 

  說完,我就看到畫面上那東西,有隻手開始過去套弄,這人的手指好靈活,動得好快,唔,不得不承認,看到這樣的畫面是……挺亢奮的。

 

  心虛地轉頭看了一下後面的傢伙,還是睡死死的,今天明明很累了,下半身倒是還挺有精神的……

 

  【神來一雕】說:你在偷打吼?

 

  被說中了,居然還有種心虛的感覺。

 

  【蔬菜很鹹】說:看到你那根,我也硬了啊

  【神來一雕】說:淫蕩。看我到時候不把你操得求饒

 

  【蔬菜很鹹】說:怕你沒那能耐

 

  視訊上的東西繼續在套弄著,我仔細地看著畫面上那東西的血管在動,看得有些著迷……

 

  「哇,巨屌喔。」一個聲音,還帶著剛睡醒的鼻音,突然從我背後出現。

 

創作者介紹

官官居啾

官官居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